That's Life.

梅林羅曼 野地裡溼答答的百合

//七章劇透注意
//梅莉不夠毒舌,梅林超roman(?)
//FGO劇情量好大角色好難抓總之好難寫有bug有ooc都算我的



「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 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 」(太6:28-29)


  羅瑪尼穿著醫療部的白袍,中間一道綠紋。三天前藤丸立香有驚無險從特異點返回,目前休養中,但他仍忙得不可開交,袍子沒時間換,整條皺兮兮。即使唯一御主不在特異點,無須花費全副心力看顧,各式儀器以及瑪絮身體狀況的調整依舊馬虎不得,即便有達文西的幫助,一天最多也只能睡上三四小時。

  雪上加霜,迦勒底爐內魔力存量似乎有些不妙。目前尚無耗盡之虞,不過仍然得想點辦法。他正躊躇尋思,達文西走進來,看見他蒼白的臉色,眉頭一皺,立刻趕他去睡覺。

  「羅瑪尼,人的身體是經不起這樣操的。」達文西語氣嚴肅。「醒來以後順便把衣服換了吧!」他瞬間變回一派輕鬆的態度,將羅瑪尼一把推出門外。自動門無聲關上,羅瑪尼搔搔頭,只得照辦。他回自己房間,聽話打算小憩一會。魔力量的問題只能暫時交給達文西考慮了。

  羅瑪尼迅速墜入夢境。夢中他在狹窄得僅容一人通過的山谷裡踽踽獨行,兩側深黑峭壁高聳入雲看不到頂,連頭上一線天空都是灰暗的。不僅如此,谷裡還起著大霧,他單薄的長袍難以抵禦潮溼與寒冷。他扶著岩壁走,在暗無天日的幽谷中冷得瑟瑟發抖。

  走著走著,濃重的白霧後方似乎出現了什麼。羅瑪尼走近,一朵無葉的白百合綻放於山壁。羅瑪尼想不出百合如何在沒有土壤的陡峭山壁上盛開。他觸碰莖梗,百合晃了晃。這確實是一株活生生的百合。

  他眼角餘光掃到另一側的山壁上也有無葉的百合。他繼續走,每隔一小段距離便有株百合盛放,夾道歡迎似地。霧不知何時散去了,前方變得寬闊起來,而且有光,金黃色的亮光中有人佇立。他一步步小心翼翼靠近,那人發現他,揚起手,拋出一樣東西。儘管他下意識閃躲,那東西仍不偏不倚地砸到他腦袋上,而後落至腳邊。

  又是一朵無葉的百合,不過比途中所見的同類要來得大朵一些。他拾起它,抬頭看那人,那人在光裡,他不能看見她的臉。他觀察她的衣著,白色袍子,披肩下襬粉色系綴飾,白長髮尾端泛著彩虹般的光澤——竟是魔法☆梅莉的形象。

  「是梅莉嗎!」他不自覺驚呼出聲。梅莉居然這麼高大嗎?

  梅莉說話了。「是呦,是梅莉。看你可憐,特別來給點獎賞的。」她指指羅瑪尼手中的百合。羅瑪尼看看百合又看看她,才察覺梅莉站在百合花田裡,腳邊被無數百合淹沒,雪白花朵下一片濃綠,擁擠得看不出莖葉。

  「但怎麼會是白百合呢,梅莉應該適合更可愛一點的花啊,例如說粉紅色的花,之類的……」他緊張得連話都說不好。雖然知道梅莉是AI,但不知為何,他感覺面前的梅莉就是本體,她簡直像人工智慧自體化生出的意志一般。

  「真笨呢。這可是『禮物』,不適合我也理所當然啊。看看自己,用點腦袋吧。」

  羅瑪尼看見自己穿著發皺的衣袍,露水沾濕袖口,褲腳被岩石割破。他頓時在偶像面前無地自容,焦急地想辯解,然而辯不出字句。梅莉卻笑了,羅瑪尼確定她笑了。梅莉一如往常,是以他人困擾取樂,惡趣味的網路偶像。

  「你那件衣服的配色,還真像野地裡溼答答的百合花。」梅莉嘲笑他狼狽的模樣。「那就這樣。小心過勞死。」她戲謔地說,對羅瑪尼揮揮手,消失在金色的光芒中。羅瑪尼捧著那朵花,望著梅莉消失處,久久無法言語。



  達文西發現魔力爐被填得半滿。只能是梅林了。他忽然瞥見羅瑪尼座位上擱著一項特殊的物件,於是走過去狐疑地拈起它,回想它是否從剛才開始就在那裡。

  一朵白百合,沾露的真花。不知是誰的傑作。





//其實是想寫「梅林覺得身為人的羅瑪尼遠勝書本裡全知全能的所羅門」這種感覺,但寫不出來
//看了阿瓦隆之庭,想梅林應該對這種為人類幸福而獻身的傢伙很沒輒吧

标签: FGO梅林羅曼
评论(4)
热度(50)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