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明了/了明無差 還好

//2018新作動畫背景
//不自量力挑(妄)戰(想)還請多多包涵


  飛鳥了回憶幼時,他跟明往往一起睡。他們睡同樣一張雙人床,夜晚刷好牙一齊鑽進被窩,互道晚安後明先於他睡去,深夜到凌晨翻身踢棉被偶而尿床。這些飛鳥了不曾親眼看見,他看明睡亂的被子推測的。飛鳥了一向睡得好,睡眠時間不特別長但品質極高,早上醒來棉被整齊一夜無夢。

  飛鳥了自認不曾作過任何一個夢,或精確來說,他不曾記住任何一個夢。但他曉得明作夢,且因噩夢而哭腫眼睛。幾次他午夜被明的啜泣聲吵醒,明以為他在睡不會叫醒他,連哭泣都刻意忍耐,然而那種時候他總會醒來,幾乎不用思考就知道明作噩夢。他不耐煩明哭,哭沒有意義,夢不過白日記憶...

鴻四 最近好嗎 下

//原題:喂(もしもし)
//抱歉之後可能會再修

3.

  四宮春樹發現赤西吾郎似乎在通往庭院的拉門外鬼鬼祟祟做些什麼。他把拉門拉開一條縫,聽見吾郎低聲講電話。吾郎現在住他家。「四宮醫生跟之前差不多。啊,不過,今天又有阿姨偷偷問我他有沒有女朋友了。」吾郎說。四宮聽到他提及自己嚇了一跳。他來不及推測這傢伙在跟誰八卦,一個名字便鑽進耳朵。

  「要是鴻鳥醫生想知道四宮醫生的情況,不是可以打電話直接問他嗎?」
  四宮聽不到電話那頭漏出的任何一點聲響。
  「這麼說也是。那我先掛了,要是被四宮醫生聽見就糟了。」吾郎掛上電話準備進屋,還沒轉身,四宮便嘩啦一下拉開門,目光冰冷盯著他瞧。
  「已經聽見了。...

別府家森 回到現實

//四重奏大結局兩人實在太有愛,很像瞞著女生們在偷偷交往
//家森怎麼看都是在吃醋別府還貌似對真紀有依戀,然後用小雀來氣他XDD 而真紀回來以後別府就像在哄家森
//忍不住腦補了兩人在真紀離開時候發生的事,沒料到寫完竟充滿戀愛的酸臭味(大笑)
//個性抓得不夠精準還請海涵


1.

  別府司辭掉工作一周後的晚上,家森諭高敲開他的房門,手上拎著一袋啤酒,另一手拿著兩個酒杯。
  「別府君心情不好呢,要一起喝嗎?」他像展示一樣舉高手上的塑膠袋,鋁罐外水氣凝結,黏在白色半透明袋子上,透出顏色。別府有點意外,想了一想,沒有拒絕家森的好意。他邊喝邊跟家森聊些無關緊要的事,家森都嗯嗯啊啊敷衍過去。喝到第三罐...

鴻四 最近好嗎 上

//之前寫的鴻四都被劇情打臉,心碎只好全部從頭再來
//產科醫鴻鳥2,日劇版後日談妄想
//下篇才會寫到HE,請注意
//原題:喂(もしもし)

1.

  清早,四宮春樹從榻榻米上睜開眼睛,樓下已經傳來煎魚的香氣。他聽見妹妹和吾郎笑著說話,需不需要幫忙呢?啊不用不用,赤西先生先坐吧,今天起得真早,哥哥不知道醒了沒有——哥哥醒了就下來吃飯唷——妹妹的呼喚蓋過日夜不息的海浪聲音。

  「知道了。」他掀開被褥,伸手去拿眼鏡,還沒戴上,便能模糊看見窗外陰鬱的天空,今天天氣八成不會太好。他嘆了口氣,戴好眼鏡,深深地望向窗外。要是從窗戶這裡直直行去,就會到海邊,然後海的那頭是山,再過去山的那頭,是——算了不想了...

新年新希望

希望羅曼回來。

鴻四短打

//第七回好萌......然而這不是第七回的劇情
//超短


  四宮背對鴻鳥他們吃完午餐麵包,站起來拿好資料準備去診間。他走出門的時候回頭看了下屋、小松和鴻鳥他們一眼,發現那些人都在竊笑。他眉心皺起,停住腳步,對他們投去一個疑惑的眼神。然而兩位女性都避開了他的視線,各自小小聲說要去準備下午工作,便穿過他背後逃離了休息室。四宮覺得更不對勁,緊盯低頭憋笑的鴻鳥瞧。鴻鳥抬頭,看見他臉的瞬間,又不禁噗哧笑出聲。

  「怎麼了,櫻。」四宮走近他,表情有點不耐煩。
  鴻鳥繼續偷笑。「臉。」
  「臉?我的臉嗎?」四宮一臉摸不著頭緒的樣子。
  鴻鳥好不容易控制住想笑的衝動,對四宮點點頭,指了指自己的唇角...

鴻四 二季04妄想

//一樣妄想代替感想
//結果二世君根本不是情敵嘛


  下屋連加好幾天班,終於有空回家去了。休息室裡四宮正用電腦整理資料,鍵盤被敲得劈啪響。鴻鳥端著一杯熱飲走進來,在四宮身後的沙發上坐下。房間只有門口燈開著,鴻鳥背後勉強沾點光,四宮則整個人罩在昏暗中,眼鏡反射兩片筆電螢幕。

  四宮突然叫櫻,然後輕聲道謝。鴻鳥還沒反應過來他就繼續打字。當然鴻鳥很快知道他是為了什麼,放下馬克杯敲在桌上,認真地對著四宮的背影說不會。四宮聞言停了幾秒,而後緩緩轉過身來,與鴻鳥視線相對。

  「你等一下就要走了吧。」四宮確認道。鴻鳥點點頭,打算重新拿起咖啡,四宮卻叫他等一下,隨後丟了包透明塑膠袋裝的東西過來。...

 — 1 / 8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1 / 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