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九

  彭重喬獨自坐在速食店窗邊吧台上。原本這時間他該教小妹,但今天調課成上午,他下午沒事幹,在速食店解決午餐之後,就開始邊玩手機邊看窗外。

  從他教小妹以來,她從沒有請假或調過課。拜此之賜,他每週都有穩定的收入,也才能每個禮拜都見一次蕭博儀。然而上次上課,彭重喬剛踏進書房,在小妹面前坐定,小妹便看向他,嚴肅地說:「老師,我下禮拜日要改早上上課。學校要排球比賽。」她不打算給他任何商量的餘地。
  「喔好。」他答得乾脆。懂得高中班際比賽時瘋狂練球的狀況。
  「還有不要跟我媽媽講,她那天出差,知道又要碎碎唸。」
  「好啦。」小妹媽媽一向管教嚴格,小妹雖然物質生活不虞匱乏,生長在如此家庭,倒也不輕鬆。...

标签: BL

原創 痕 其八

  隔天彭重喬睡到下午才醒。他爬下床的時候,室友已經在桌前打電腦。室友轉頭過來等他爬下床邊鐵梯,輕描淡寫問他:「你把學妹甩了?」

  「嗯。」彭重喬還沒清醒,沒想到該深究室友情報來源。
  室友無奈。「阿彭你這樣不行啦,連她都不要,標準那麼高,想找仙女喔。」
  「隨便啦。」彭重喬抓抓頭,把腳套進拖鞋,去公用浴室洗漱。他刷完牙,冷水潑到臉上,才終於清醒一點。他定睛看鏡子裡的自己,五官輪廓分明,前額的頭髮被微微打濕,水珠從臉頰兩側淌下,匯流至冒出鬍渣的下巴,滴進水槽裡。

  昨晚他推開學妹尷尬地逃離,回宿舍洗完澡,看見桌上手機提示燈一閃一閃亮,螢幕打開看見學妹訊息。學妹問,「學長是什麼意思呢」。...

标签: BL

FGO台服開了。十選一海叔+首抽飛飛開局,拉好友海叔刷種火,30ap關得刷十五回,差點吃令咒。
打主線耗完體力,回日服刷40ap種火,三回結束。

想日服剛開的時候,銀種火還是奢侈品呢。從前我究竟怎麼撐過來的啊?

--

(接下來是關於現在連載中原創的一些事情,有隱晦的劇透,只是想先寫好放著)

寫作於我而言,一直都是不得不為。像泥鯨魚漫畫男主角一般的症候。並不是某些作者說角色跳出來說故事所以該寫那種不得不為,而是純粹為了自己的不得不為。寫作使我安心,它是最能確實剖析並治癒我內心的方式。不寫就好不起來,只是這樣而已。

故事發想只是家教搭公車時看見同校學生這樣簡單的開端。這個作品從架構開始篇幅就相...

原創 痕 其七

  雖然演出當日實在兵荒馬亂,今年的資工之夜仍圓滿落幕了。收拾完場地,一群人浩浩蕩蕩騎車去吃熱炒慶功。Breaking組跟女舞同桌,彭重喬借完車到的時候座位已經塞不下,被學弟們嘻嘻哈哈趕去長劇桌,那桌只剩一個空位,不偏不倚在學妹旁邊。他在學妹旁邊坐下,收穫友人一道促狹的目光,他遂瞪一眼回敬。學妹對他點點頭,他回以一個禮貌的微笑。

  從他第一次送學妹回宿舍開始,就偶爾會跟學妹聊臉書。也沒聊什麼大事,單純課業上的事情而已。他跟學妹都不喜歡八卦,頂多講講教授們的軼聞怪癖。學妹上次說,她演算法快考一次期中,恰好在之夜前一天,不知道考得怎麼樣。那老師考題出名難,不過只要有考古就萬事大吉,他之前一口氣...

标签: BL

原創 痕 其六

  資工之夜固定在下學期舉辦,通常年後寒假就開始排練,由大三當總召。今年總召是他室友,彭重喬不好拒絕他的請求,順理成章被拉去排戲,最後還被拖去跳Breaking。他對此一點意見都沒有,他沒特別排斥演戲,手腳也很協調,倒是劇本安排讓他比較有意見。他在長劇裡演主角過世的爸爸,照理說這爸爸已經過世,露個一兩幕臉也就算了,但這劇本硬要讓他在回憶情節裡刷存在感,劇情還不偏不倚卡在整齣戲的最前面、最中間跟最後面,一齣半小時的劇他需要出場的時間沒幾分鐘,每次排練卻都得出席,出席之後大半的時間又都只能坐在椅子上看別人排戲,實在非常浪費時間。跳Breaking雖然累,但至少全程都有事做,還好一點。

  他坐在...

标签: BL

原創 痕 其五

  寒假一下子就到了。彭重喬要家教沒回家,本來想有一個月見不到蕭博儀,沒料到蕭博儀也沒回家。他問他為什麼,蕭博儀說碩班申請上了,先跟教授做實驗。

  「這麼累。」彭重喬感嘆。
  「你之後說不定也會。」蕭博儀拉著吊環。
  「搞不好到時候忙著準備考試。」
  蕭博儀看他一眼。「也是啦。」他竊笑。
  「幹。」他罵完也跟著笑,蕭博儀笑著的側臉太好看了。之後新年他要回家,沒有蕭博儀推薦的電影看、也沒辦法跟他講話,那兩個禮拜一定會很無聊吧。

  「欸對,啊你新年要幹嘛?」
  「回家啊。」蕭博儀理所當然地回答。
  彭重喬想想也對,誰不回家。「不過回家也很無聊。」
  「載電影看啊。」
  「看完怎麼辦...

标签: BL

原創 痕 其四

  以那個雨天為界,彭重喬跟蕭博儀逐漸變熟。兩人行程一如往常,下午快三點在超商相遇,彭重喬買飲料(因為天氣太冷,實在喝不了冰沙),蕭博儀呆坐。蕭博儀現在知道彭重喬也在,更知道彭重喬邊喝飲料邊看他,然而他頂多施捨彭重喬一眼,大部分時間裡,行動都跟從前沒兩樣。

  回程就不一樣了。彭重喬從那天之後,固定會多走一站的路程,去蕭博儀等車那站搭車,這樣等車的時候他可以跟蕭博儀多說點話。重點是,他無法接受自己多走一站的事情被拆穿。雖然說話有一搭沒一搭,但比起幾個月前,已經算有飛躍性進展了。他終於加到蕭博儀臉書,且失望地發現有加沒加幾乎毫無差別,蕭博儀根本不發文,就只多了幾張照片可以看。他還都不在線上,聊...

标签: BL
 — 1 / 7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1 / 7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