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情侶炒飯法

//束縛系情侶第二彈
//第一彈



  陳今天比較晚下班。她猜任應該已經餓得不得了,但今天輪她煮飯,她知道任寧願挨餓也不可能代替她下廚。她踏進門,打開燈,不意外地看見任縮在沙發上。因為她有先傳line給任,所以任只是哀怨地看了她一眼,並未多發牢騷。她連忙丟下包包,掛好外套,進廚房繫圍裙。

  「妳要吃什麼?」她洗著手,順便問任。
  「昨天有冰飯,妳說要吃炒飯啊。」任語尾拖得老長。八成餓得無力怪罪。
  「啊對,我忘記。」陳從冰箱下層拿出肉、菜、蛋、蔥等等配料,悉悉索索清洗、切碎備用,順便把味噌攪進水裡準備待會煮湯。

  任沒發出半點聲音。陳偷看她一眼,她在滑手機。陳從烘碗機裡拿出一個盤子,盤子卻濕濕的。她原以為是因為自己剛剛洗菜,不小心水流到盤子上,但拿起來一看,整個盤子都濕淋淋,還有水滴下來。

  只會是任幹的好事。她可能餓到不行,自己先弄了什麼東西果腹吧。

  她嘆口氣,回頭叫任。「妳怎麼碗洗好又不烘?」
  「我想說只有一個,不要浪費電啊。」任頭也不回,繼續滑手機。
  「那妳至少應該用紙巾擦吧?直接放進去會把其他盤子也弄濕欸。」陳嘴上念著,心裡知道怪她沒用、她更不會反省,認命去拿兩張紙巾,擦乾盤子。

  開火、倒油、爆香,陳在聞到油香前,就打開了抽油煙機。她熟練地丟肉下鍋。身後任突然說話,陳聽不明白,要任再說一次。
  「我——說——這——個——女——生——是——誰——」任一字字慢慢說,簡直當她重聽。
  「哪一個?」她沒分太多心過去。
  「妳新貼文底下留言那個。很正嘛。」任酸溜溜地說。

  陳啞然失笑,關上火,將炒好的肉絲盛進盤裡。「之前不是說過那是我同事?人家早就有男朋友。」 
  「她男朋友看起來就是煙霧彈。」
  「欸人家都交往幾年了,還動不動發一堆照片。不信妳用我帳號看啊。」陳邊回應邊炒其他料,鍋子又嘶嘶響起來。
  「妳怎麼會知道人家交往幾年!」陳歇斯底里質問。
  「拜託妳看她臉書。每個禮拜都發一次交往天數。」陳按捺著情緒回應。
  「我覺得妳對我很不耐煩。」任碎念完這句便不出聲了。拜託安靜翻她臉書就好,陳想。

  直到陳從冰箱裡拿出冷飯,任都沒再講什麼話。如她所願。她倒醬油進鍋,正要拌開的時候,任又趴著沙發叫。
  「為什麼妳堂哥又打電話給妳?」
  「新年要到了,他要我買烏魚子。」陳費力地翻動鍋鏟。
  「烏魚子又不是很難買,為什麼他不自己買!」
  「阿伯比較喜歡吃我買的這牌啦。」
  「妳堂哥一定不安好心。妳不要再接他電話。」
  「什麼不安好心,他是我堂哥欸。好啦去洗手準備吃飯。」

  陳翻動幾下飯菜,看醬油大致炒勻,取出兩個盤子,盛了一多一少兩份炒飯。剛剛任看完陳手機,螢幕沒關直接丟桌上,於是陳放下兩盤炒飯,油膩的手在圍裙上擦兩下,小心翼翼用兩根手指拎起自己的手機放回皮包。任走回來,自動坐到比較大份的炒飯前面,示意陳去取湯匙筷子。陳無奈地笑,回廚房拿餐具和碗塞進任手裡,然後去端那鍋味噌湯。

  陳把味噌湯放上鍋墊,在任身旁坐下。任尚未開動,一臉不滿,陳知道任是為了等她。她捏捏任的臉頰裝可憐:「我剛剛煮飯好累,妳餵我一口好不好?」

  「不要。」任逃避她攻勢,低頭扒飯。
  「一口就好嘛?」

  任和她無言對望一會,終於屈服於她乞憐的眼神,乖乖舀起一匙飯,送到她嘴巴前面。

  「啊。」任要她張嘴。她飯連湯匙一塊送進陳嘴裡,隨即放開手,陳便以極為搞笑的姿勢咬著湯匙和一大坨飯僵在原地。看陳那樣,任不禁笑得前仰後合,十分沒禮貌。

  任覺得自己被她打敗。她拿出湯匙,擱在任盤子旁邊,咀嚼嚥下那口炒飯。

  「好吃厚?」任自滿地問她。
  「好吃。」她回答完才察覺,這個問題由任提出似乎有點怪怪的。她笑著伸手去撓任。

  「欸這我煮的,妳跩什麼啦。」




标签: 百合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