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喻黄 下

由於渣寫作節奏上篇十分沒重點實在抱歉,這篇好像又更OOC了。

黃少對隊長的稱呼一時間應該也還改不過來。對溫柔隊長苦手的黃少真的好可愛。

兩人名字寫一起好像喻黃聯姻呵呵呵呵呵呵呵(無藥可救)



  黃少天剛見那只貓覺得這毛球長的挺討喜的,被喻文州從籠裡放出來後先用腳沾了沾地,才怯怯地探出頭來。然而這貓在他家探沒多久就熟門熟路,有佔地為王的架勢,也非常親人,一天不到就掛在喻文州臂膀上蹭著,不像一般貓不大理人。

  「特意選的,喜歡麼?」喻文州抱著貓說。

  「不錯哎我抱抱!」

  他伸手靠近那貓,貓卻咪嗚一聲尖吼,狠撓了他一把。

  喻文州苦笑著往黃少天看,他當然知道黃少天不會和那貓較真,但這小東西似乎不太喜歡他啊,以後的日子可能有得受了。

  事實證明喻文州的預感沒錯。之後幾天貓見到黃少天就甩尾巴走開,和見到喻文州那股親熱勁兒對比讓黃少天非常不是滋味,更別提喻文州殷勤照顧那只小祖宗的樣子他看著多不順眼了。但堂堂劍聖怎麼好對一隻小貓吃醋呢,黃少天只好消極地眼不見為淨,躲進房裡擺弄角色手辦啦換些網遊虐虐菜啦做什麼都好總之別見到貓就行了。

  某天晚飯前喻文州敲開他房門,他摀住耳機麥克風對他說再等一局,一局輾壓那個可憐人後轉頭發現喻文州手裡又是那貓,他沒表示不悅只站起身,問喻文州是不是要開飯了。

  喻文州點頭。「還有件事想問你。」

  「什麼事啊?」他擱下耳機。

  「這貓取什麼名字好?」

  黃少天有點爆發。「那只垃圾貓!整天不事生產等人服侍花咱的血汗錢還一副大爺樣簡直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名字就叫垃圾算了!」

  喻文州略略思索了一會。「那就叫夜雨聲煩吧。」

  「隊長你什麼意思把那只垃圾貓用哥那樣帥的角色命名!夜雨聲煩的價值可比牠高個千萬倍不止!」

  「行了行了菜都要涼了。」喻文州微笑。

  黃少天悶悶地跟著喻文州走出房門,小貓就此定名夜雨聲煩。

  那之後陸續不少人來訪他們新居,原本客人來時小貓都待在樓上,不久習慣後也時常踱下來湊湊熱鬧。來客見到不怕生的小貓驚呼好可愛後小貓也會走幾步讓人好好瞧瞧,反正沒人受到黃少天待遇就是了。

  喻文州黃少天新居有只小貓叫夜雨聲煩一事逐漸在職業選手間傳開,與此同時擴散的還有出現在各網遊的超高手速神秘人物的傳聞,而且出現頻率漸增,相關討論在各大論壇愈演愈烈。這頻率在榮耀職業聯盟夏休期最後一天達到最高點,雖不乏蓄意挑戰者,當晚受害人數還是令人不忍卒睹。

  而當天的喻黃宅,蘇沐橙、楚雲秀到訪。而在些許寒暄過後,蘇沐橙便逗起貓來了,甩著貓草意有所指叫著夜雨聲煩,臉上還掛著柔和寵溺的微笑。然而,那微笑在黃少天眼裡怎麼看怎麼嘲諷,看那貓隨蘇沐橙舉動不斷撲空,黃少天忍耐也到了極限。

  「蘇妹子別太欺負人啊!」黃少天忿忿上樓,撇開什麼待客之道,打開電腦插上帳號卡虐菜去了。

  這便是受害人數攀上高峰的理由。不僅如此,黃少天還開始和喻文州冷戰,好幾天兩人都沒說上一句話。

  直到藍雨第一場比賽,原本他們分坐沙發兩端看大螢幕轉播,不自覺愈湊愈近聊起戰術配置等等比賽話題,回過神轉播完畢,黃少天才發現冷戰就這樣糊里糊塗結束了。

  再回去繼續也沒什麼意義,遷怒就這樣算了吧,黃少天有些彆扭的開口。

  「小盧這場打得不錯啊,有大將之風。」

  「是啊。新戰術體系也建立了。」

  黃少天沒說話,看貓在地板上蹭了蹭喻文州的腿,被抱到他膝上。

  「少天。」喻文州喚了一聲。

  「怎麼?」


  「我愛你。」


  喻文州摟過黃少天脖子吻他。小貓趴在喻文州身上,肉球拍了拍黃少天膝蓋。這小傢伙好像一瞬間沒那麼討厭了,黃少天想,揉揉小貓前腳。

  然後隨即又被小貓撓了一爪。


/完


(那之後的葉修跟魏琛)


  「聽說喻文州家貓你提議養的,怎麼管起小鬼這檔事了?」

  「養只啥做伴不挺好的?」彈彈菸灰。

  「以你沒下限這事肯定不單純。」

  「哎哎怎麼這樣說呢?自家後輩還是要好好照顧的。」

  「又打著孩子是夫妻導火線之類的鬼主意了吧這還不懂嗎?見不得人好啊你。」

  「被看穿啦?孤家寡人沒事幹只好欺負下小鬼唄。」

  「果然沒下限。」

  「我倒想問你怎麼娶到好老婆的?以你損陰德程度八輩子也賺不來。」

  葉修吐口菸。


  「就靠沒下限賺來的啊。」



评论
热度(4)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