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八

  隔天彭重喬睡到下午才醒。他爬下床的時候,室友已經在桌前打電腦。室友轉頭過來等他爬下床邊鐵梯,輕描淡寫問他:「你把學妹甩了?」

  「嗯。」彭重喬還沒清醒,沒想到該深究室友情報來源。
  室友無奈。「阿彭你這樣不行啦,連她都不要,標準那麼高,想找仙女喔。」
  「隨便啦。」彭重喬抓抓頭,把腳套進拖鞋,去公用浴室洗漱。他刷完牙,冷水潑到臉上,才終於清醒一點。他定睛看鏡子裡的自己,五官輪廓分明,前額的頭髮被微微打濕,水珠從臉頰兩側淌下,匯流至冒出鬍渣的下巴,滴進水槽裡。

  昨晚他推開學妹尷尬地逃離,回宿舍洗完澡,看見桌上手機提示燈一閃一閃亮,螢幕打開看見學妹訊息。學妹問,「學長是什麼意思呢」。彭重喬明白自己傷害她,遲疑著打出一串話又刪掉,重複幾次,最後只發出三個字,對不起。他邊吹頭髮邊盯著螢幕,吹完頭髮拎著手機上床,終於盼到學妹已讀。他倒在床上看天花板,手機丟在旁邊,好一陣子都沒再震動。

  得意忘形,是得意忘形。站在這個時間點往回看,只覺得如此下場理所當然。他在黑暗裡翻了個身,愧疚也不過數秒,更不覺得完蛋。他並非不喜歡學妹,也沒對女人不行。學妹很可愛,如果蕭博儀的幻影沒有在那個時間點跳出來,或者說,如果他根本不曾認識蕭博儀,他確定自己現在就會和學妹在一起了。然而蕭博儀的存在讓一切都成了場荒唐的鬧劇,和學妹種種不過是他天真的徒勞。要是不推開她反倒更無恥。

  彭重喬早有自覺,自以為無需面對而已。男校三年,他怎麼可能沒發覺呢。但他在那三年內,成功把所有侵入他幻想的學長學弟徹底壓扁,藏不及格考卷一樣推進腦袋的縫隙裡,再用嶄新可欲的女孩替補上去,技術爐火純青,遂始終相安無事。他潛意識對蕭博儀用同一招,技巧純熟到足以瞞過自己,直到親吻學妹之後,事實證明,還債的時間到了,這些年累積的份都該連本帶利吐出來。

  他低估了蕭博儀的能耐。蕭博儀遠勝過他從前推入縫隙的每一道扁平的影子,他是一朵翳在他上空的膨大烏雲。彭重喬躺在床上,閉眼便浮現蕭博儀的清晰形貌,蕭博儀爬上他的床,小腿跨過他,隔著毛毯貼在他大腿外側,掀開覆在他胸口的毛毯,指尖沿他胸肌中縫往下刮,湊上來曖昧地笑,叫他,欸。

  欸,彭重喬。你不是喜、歡、我嗎?

  他翻過身趴著,把臉壓進蓬鬆肥大的枕頭裡,過了一會才抬頭蛙泳換氣。蕭博儀的影像從他腦中散去,房裡一片黑暗。

  該死。無藥可救了。


待續


标签: BL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