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FGO台服開了。十選一海叔+首抽飛飛開局,拉好友海叔刷種火,30ap關得刷十五回,差點吃令咒。
打主線耗完體力,回日服刷40ap種火,三回結束。

想日服剛開的時候,銀種火還是奢侈品呢。從前我究竟怎麼撐過來的啊?

--

(接下來是關於現在連載中原創的一些事情,有隱晦的劇透,只是想先寫好放著)

寫作於我而言,一直都是不得不為。像泥鯨魚漫畫男主角一般的症候。並不是某些作者說角色跳出來說故事所以該寫那種不得不為,而是純粹為了自己的不得不為。寫作使我安心,它是最能確實剖析並治癒我內心的方式。不寫就好不起來,只是這樣而已。

故事發想只是家教搭公車時看見同校學生這樣簡單的開端。這個作品從架構開始篇幅就相對較長(當然是跟我平時的極短小說比),它由挖掘寂寞而成。構成這個寂寞故事的角色由我心中生出,最先出來的是蕭博儀,然後是阿彭。從作者心中生出的角色必然是作者某部分的投射,情緒也好人格也好。所以蕭博儀跟阿彭理所當然有我寂寞的成分。

至於最先生出的情節,當然是蕭博儀跟學長的部分。蕭博儀遺傳了我,至少在前一段失敗的感情裡慣於一廂情願自虐的習性。這個故事從這裡開始便不再單純。蕭博儀跟我一樣討厭失敗,討厭不堪而又不能逃離不堪,除了把自己切碎以外無法付出任何東西,又比我更寂寞一些。原本設計讓蕭博儀被阿彭解開,搞不好只是源於我希望過去的自己也能同時被解開的願望罷了。

後來蕭博儀離開我長成他自己。主述者阿彭負責愛他,阿彭愛人的方式正與我相同。儘管阿彭披著我現實中參考形象的皮,阿彭裡面還是有我的思維,阿彭還是有削弱過的我的掙扎以及軟弱,阿彭還是我理想的宿主。蕭博儀像我是很直觀的,但阿彭並不(至少連我自己都很慢才發現)。

再來是小妹。小妹其實也是我的理想,至少外在,還有他社交性等等的部分。虛張聲勢這點小妹做得非常非常完美。小妹的心魔是我心魔的放大版本,並且他沒有退路。某方面也可以說是為了小妹才一定要寫這篇故事的。小妹其實有結局,結局很好,好得不真實,但我不會有那樣的結局,因為我是有退路的人。每當想到這裡我總覺得對不起小妹。

這樣拆解完,其實大家都從一小塊我生成。切下來,泡進培養液,出芽,長成一棵新的。最明顯的表徵不同,基因卻毫無二致。借FateCCC的設定,他們都是我的Alter Ego。我在讓他們演變的過程中整理我自己的業。

學妹倒不是我,即使他借用了離我最遠的我理想的外殼(嬌小美麗纖細可愛深諳規則圓滑處世的異性戀少女)。學妹是一個我想哀悼的集體,裡面同時有死去的我跟彭重喬的表皮。彭重喬的道歉同時是我的道歉,對死去的徒勞過去們連同當時的我自己的歉意,並不深刻也無法深刻。一旦深刻便是褻瀆。

傷痕原本是蕭博儀的傷痕。後來這傷痕似乎,經歷過某種命定的轉嫁,轉移到了小妹的護腕下面去。傷痕即是業障,傷人與被傷的業障,愛人與不能愛人的業障,自私與看似無私的業障。彭重喬的業障蕭博儀的業障沈秝帆的業障,學長的業障學妹的業障,彭母的業障,蕭母蕭父的業障,沈家的業障。

我自己的業障。我自己留疤的傷痕。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