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六

  資工之夜固定在下學期舉辦,通常年後寒假就開始排練,由大三當總召。今年總召是他室友,彭重喬不好拒絕他的請求,順理成章被拉去排戲,最後還被拖去跳Breaking。他對此一點意見都沒有,他沒特別排斥演戲,手腳也很協調,倒是劇本安排讓他比較有意見。他在長劇裡演主角過世的爸爸,照理說這爸爸已經過世,露個一兩幕臉也就算了,但這劇本硬要讓他在回憶情節裡刷存在感,劇情還不偏不倚卡在整齣戲的最前面、最中間跟最後面,一齣半小時的劇他需要出場的時間沒幾分鐘,每次排練卻都得出席,出席之後大半的時間又都只能坐在椅子上看別人排戲,實在非常浪費時間。跳Breaking雖然累,但至少全程都有事做,還好一點。

  他坐在系窩的辦公椅上轉來轉去,手裡拿著手機。這一場是兒子知道媽媽要再婚的戲,因為演兒子的學弟一直吃螺絲,這裡的劇情他看到都會背了。兒子大吼,我沒有你這種媽媽,你不是說你愛爸爸的嗎,每天幫爸爸上香,暗地裡卻偷搞別的男人,你這個虛偽的賤女人……然後兒子跑走,演媽媽的學妹要哭著跪下來……啊,沒卡,終於過了。他鬆一口氣,手裡手機訊息提示燈恰好亮起來,蕭博儀。燈暗之後下一幕該他上,他急忙趁導演說教的時候傳幾個字給他,對不起我先排戲。

  這幕前面該他跟學妹演。夢中妻子跟亡夫的回憶,他台詞只有三句,摟腰摟肩等親密舉動倒都沒少。學妹身材纖細嬌小,平時笑容靦腆,畏縮像小兔子,然而演起戲爆發力驚人,活脫脫一個戲精。學妹挽著他手臂深情仰望他問,我們的孩子以後要叫什麼名字,眼裡亮晶晶閃著水花,入戲之深。他看她一眼,面向牆壁唸台詞,說叫海吧,不論如何他的人生都該像大海一樣廣闊自由。學妹回他嗯,手抓得更緊,再度抬頭看他,眼睛像兩汪清澈的湖水。令人痛苦的表演力差距,彭重喬撐起微笑,無奈地想。導演下指令燈暗,他下場,黑衣人急忙抬道具,學妹留在場上繼續演。這幕一次過。

  彭重喬在角落掏出手機,蕭博儀那邊問什麼戲。他回說,之夜的戲啊,你要不要來看,我還有跳舞。蕭博儀現在聊無關緊要事情速度變快,而且幾乎隨傳隨回,大四大概真的沒什麼事情好做吧。蕭博儀沒拒絕他,問他什麼時候,他告訴他日期,說快到的時候再給他票。蕭博儀少見地又點點點好久,才送來一個「好」。他回傳一個沒意義貼圖,抱著手機開心好久,眼前排練什麼都看不進眼裡。

  回過神來,大家已經排完散場,只剩學妹一個人站在他面前。她已經變回平時溫婉的模樣。

  「學長還不走嗎?」她問他。
  「喔喔,要啊,要。」彭重喬從沙發上站起來。他看看手機,十一點了,蕭博儀沒再傳訊息過來。大二女宿剛好在他宿舍旁邊,這麼晚讓學妹一個人回去總是不好。「妳也回宿舍嗎?」
  「嗯,對。」學妹急忙點頭。

  「那乾脆一起回去?」彭重喬關掉系窩的燈。


  好。學妹說。


待續

标签: BL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