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四

  以那個雨天為界,彭重喬跟蕭博儀逐漸變熟。兩人行程一如往常,下午快三點在超商相遇,彭重喬買飲料(因為天氣太冷,實在喝不了冰沙),蕭博儀呆坐。蕭博儀現在知道彭重喬也在,更知道彭重喬邊喝飲料邊看他,然而他頂多施捨彭重喬一眼,大部分時間裡,行動都跟從前沒兩樣。

  回程就不一樣了。彭重喬從那天之後,固定會多走一站的路程,去蕭博儀等車那站搭車,這樣等車的時候他可以跟蕭博儀多說點話。重點是,他無法接受自己多走一站的事情被拆穿。雖然說話有一搭沒一搭,但比起幾個月前,已經算有飛躍性進展了。他終於加到蕭博儀臉書,且失望地發現有加沒加幾乎毫無差別,蕭博儀根本不發文,就只多了幾張照片可以看。他還都不在線上,聊天室顯示的最新上線時間永遠十小時前起跳,密他八成不會回。不過彭重喬不太在意,反正可以當面聊。

  彭重喬現在更了解蕭博儀了。除了蕭博儀的基本資料以及習慣之外,他知道他的興趣是看電影。蕭博儀縱然平時一副冷淡樣,但他發現,那只是因為沒扯到蕭博儀有興趣的事情。他有次無意間提及最近上映的新片,蕭博儀一反常態劈哩啪啦講了一串,猛然發現他聽不懂,才尷尬地結束話題。

  「你可以繼續講沒關係啊。」彭重喬笑著說。
  「反正你不認識他們,聽了也無聊。」
  「你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嘛。」

  蕭博儀用像看到什麼怪東西的眼神打量他一番,沒說話。

  彭重喬覺得他的反應很新鮮。「我都不知道你喜歡電影。」
  「隨便看。比較常看而已。」
  「那你可以推薦幾部給我看啊。」

  蕭博儀和他無言對望幾秒,說出一部電影的名字。他記下,回宿舍找來看,一周後告訴蕭博儀感想,蕭博儀便又依他感想再推薦一部新的,不知怎地形成了一周看一部電影的循環。有時他覺得蕭博儀推薦的電影不合胃口,他照實說,蕭博儀也不甚介意。他跟蕭博儀的談話日漸熱絡,他猜蕭博儀能推薦人看片,應該或多或少有點開心吧。

  然而除此之外,彭重喬什麼都不知道。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想挖掘出什麼,只是迫切地想多了解他一點,好像永遠都不夠似的。蕭博儀總那麼神秘,他藉由談話知道一部分的他,卻看不清他真正的樣子。不過他還是非常愉快,一想到能跟蕭博儀講話就雀躍不已,連家教小妹都看出來,問他在興奮什麼,他笑而不語。

  蕭博儀、蕭博儀,彭重喬在心中默念他的名字。原本的距離感消失以後,不僅沒有破滅,反而覺得更有趣,看見他的時候心頭會隱隱騷動,忍不住揚起嘴角。彭重喬一味地放任這種心情恣意膨脹,反正開心。

  冬至過了,日照逐漸變長。夕陽透過車窗,照在蕭博儀側臉上,讓他朝向彭重喬的那一側籠罩在一團暗影之中。彭重喬握著拉環,面朝車頭閃躲夕陽光,一邊猜想,這個人一個禮拜會跟別人說多少話呢,應該幾乎沒人能超過我吧——一旦去想這些,就讓他心情莫名其妙變得非常非常好。

  他現在覺得,小妹家到學校的車程實在太近,二十分鐘體感過起來等同兩分鐘,一下子就得下車了。快到站時他幫蕭博儀按鈴,蕭博儀示意他閃開點,他讓出一個位置給蕭博儀先過,蕭博儀站起來,他聞到他頭上薰衣草的香氣。這氣味他聞過不只一次,他想蕭博儀大概剛洗過頭吧,每次回程看他頭髮都特別順。不過為什麼要洗頭呢?因為剛健身完嗎?

  彭重喬沒有答案。


待續

标签: BL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