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三

  彭重喬撐傘護著蕭博儀上車,然後收攏雨傘,從口袋裡掏出學生證,刷過公車的票卡感應區。他剛刷好卡,蕭博儀已經在倒數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坐定。車子很空,他遲疑一下,最後決定坐到蕭博儀前面那排。他把雨傘掛上座椅握柄,趴到椅背上向蕭博儀搭話。

  「欸你在哪站下車啊?這樣淋雨會感冒吧。」他明知故問。
  蕭博儀覷他一眼,慢條斯理地揪語病。「感冒是因為病毒,不是因為淋雨。」
  「但是這樣還是對身體不好吧?」
  「N大。還有……剛剛謝謝。」

  天啊,道謝的方法也太可愛了。彭重喬盡力讓自己顯得不過度熱情。「N大喔?我也在N大下啊,要不要送你?反正我等下也沒事。」

  「不用麻煩啦。」蕭博儀禮貌地笑著推辭。彭重喬不好意思繼續硬凹,只好趴在椅背上,盯著蕭博儀不講話。蕭博儀視線朝向窗外,但整面窗戶起霧,根本看不清楚外頭景色。蕭博儀察覺彭重喬視線,不耐煩地轉頭問他到底想幹嘛。

  「欸所以你也讀N大喔。」彭重喬話一出口便覺尷尬,又是蹩腳的明知故問。
  蕭博儀點頭。場面馬上冷掉,彭重喬只好硬著頭皮接話。「我資工的,你念什麼系啊?」

  「化學。」簡單明瞭。這個人似乎不說必要之外的話。
  「喔,是喔,化學系。」彭重喬思索該接什麼話。一般來說他跟男人說話不會考慮這麼多,但在蕭博儀面前他不得不拘謹。「那離男五舍很近欸,我大二就住男五,上課應該可以睡很晚吧。」
  「男五廁所很爛。」

  啊,他終於比較積極接話了,彭重喬有點開心。雖然是廁所的話題。「聽說最近要重裝潢吧?」
  「反正我也不住那了。」蕭博儀一臉無謂,順手把鬢邊一綹溼透的髮撥到耳後。
  「那你現在住哪啊?」
  「校外。」

  「沒抽到宿舍?」彭重喬開始覺得自己像在調查身家一樣的問法有點煩,而且這些事他早全部知道了。不過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跟蕭博儀說話。他覺得難以搭話的自己既蠢笨又無能。
  「不想住學校而已。」蕭博儀倒是認真回答,沒表現出不耐煩。

  彭重喬點點頭。不想住學校的原因問了八成自討沒趣,於是他轉移話題。「欸,化學系平常都在幹嘛啊。」
  「上課。」
  彭重喬一時語塞。「每個系都嘛在上課。」他忍不住笑出來,結果被蕭博儀瞪。
  「你知道還問。」
  「不是啊,像如果你問資工系平常都在幹嘛,我就會回答你常常在打程式嘛。類似這種,比較不一樣的。」這個人似乎只是表面冷淡,事實上沒那麼難聊,彭重喬想。
  「沒什麼特別的。」蕭博儀又轉回去看窗外。
  「社團或者系學會之類的啊。」雖然大概沒有,看他臉書好友數就知道。
  「沒有。」
  「……也是啦,參加那個有時候蠻麻煩的。」彭重喬沒再提問。他看看蕭博儀又看看窗戶,玻璃上的霧比剛才更濃了。

  蕭博儀脫掉濕了的圍巾,放到膝蓋上。他理了理領口,隱約露出裡面穿的U領毛衣,鎖骨周圍被滲透圍巾的雨水沾得濕潤,在車內昏黃燈光下隱約發亮。彭重喬默默看著,心想或許是膚色過於白皙所造成的錯覺也說不定。蕭博儀沒再跟他講話,兩人一路無言到校門口。他先下了車,在車外撐傘罩住蕭博儀。公車關上門,自兩人面前呼嘯而去。

  蕭博儀站在彭重喬面前,矮他半個頭。「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家?」彭重喬問他。

  蕭博儀不回話,脫下背包一邊肩帶,從包裡翻出把全乾的折疊傘。他重新背好背包,壓下傘柄按鈕,雨傘啪地一聲撐開來。他離開彭重喬的傘,彭重喬目瞪口呆。

  「拜拜。」蕭博儀側過臉,朝彭重喬揮了揮手。


待續

标签: BL
评论
热度(1)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