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奧尤的兩個小片段

//自娛產物
//第一段還沒交往


  某場比賽後,奧塔別克剛好在機場遇到尤里。航廈那麼大,實在太剛好了。他們抽空小聊一陣,最後奧塔別克從隨身行李裡掏出一隻熊玩偶送尤里。那是奧塔別克粉絲丟到冰場上的其中一隻粗眉毛熊。雅科夫叫他,尤里急著離開,奧塔別克塞熊給他,太大了,他手提行李已經塞滿,只能尷尬地抓在手上。奧塔別克看他狼狽,連忙從行李裡找出一個紙袋給他裝,還好,勉強放得進去。

  他覺得應該回以一點表示,但手忙腳亂,不知該回送他什麼。堆成山的禮物早就托運了,他只好從隨身行李裡面拿出他最喜歡的那隻軟毛小白貓吊飾(他先前特別從禮物堆裡挑出來的)。因為是奧塔別克所以沒有關係。奧塔別克說謝謝,小心翼翼地放貓進防風外套胸前的內袋裡。然後他們向彼此道別。

  剛拿到熊的時候尤里覺得它太大了,但回到家卻又發現其實還好。他試著抱起它,手臂和身體之間有好大空隙。於是尤里放下它,因為抱緊一隻小熊實在太蠢了。尤里把它放在床頭,睡前偶而拍拍它,順便想一下奧塔別克現在可能在做什麼。要是尤里有想到,他會在他們視訊的時候拿熊出來跟奧塔別克打招呼。這樣他就可以看到面無表情的哈薩克英雄用拇指和食指笨拙地捏住手心小白貓的前腳,對他揮手。



//第二段交往了


  奧塔別克的機車拐進小巷,停了下來。尤里嘆口氣下車,靠到牆邊,解開黑色安全帽的扣環。隨著他一次次締造佳績,Yuri Angels的瘋狂行動也愈演愈烈,常令他不知如何是好,到現在,已經被奧塔別克救援好幾次了。剛才他終於在奧塔別克的幫助下甩掉她們。天色晚了,四顧無人,奧塔別克的臉在晦暗的暮色裡看不清楚。

  奧塔別克問他要不要去吃個飯。尤里說他不餓想先休息一下,剛剛Yuri Angels真鬧得夠嗆。奧塔別克點點頭,站到他旁邊去。尤里從窄巷往上望,天空泛著藍紫色,今天多雲,雲朵沉沉嵌在天幕上。街燈等一下就會亮了吧。

  街燈亮的時候,昏黃的光線從主幹道斜射進來。尤里揉了揉因抬頭而發酸的脖子,轉頭看見奧塔別克,微弱的燈光打在他臉上,陰影襯得五官更加深邃。他們視線相對,尤里突然想親吻他,於是他把手指繞上奧塔別克的後頸,摸著他剃得短刺的頭髮,閉上眼睛。奧塔別克懂他的意思,紳士般輕輕吻,像在安撫小貓。尤里對於這若有似無的吻感到煩躁,在奧塔別克離開他的瞬間,拉他回來使勁吻回去,順帶用力咬了一下他的嘴唇。奧塔別克被他一激,便回敬他一個更為激烈的吻,他把尤里壓到牆上,舌頭探進尤里嘴裡。尤里被吻得雙頰發紅喘不過氣,狠狠捏了奧塔別克一把要他停下。

  奧塔別克向他道歉,臉上卻看不出悔意。尤里發現這人有時候實在頗為幼稚。他看向奧塔別克,在面對他直率眼神時不知怎地忽然羞窘起來,連忙撇過頭走到機車旁邊,重新拿起被擱在座椅上的安全帽。

  走了,去吃飯。尤里說。

评论
热度(37)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