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瑞加賀 初級華爾滋

  瑞鶴還沒跟加賀交往時,曾見過加賀帶著赤城跳舞。當時她洗好澡準備回房間睡覺,走過沒開燈的長廊,月光清亮。她朝光看,便看見空房裡兩人移動的身姿。她們沒放音樂,要是有音樂她會聽見,因為房間隔音極差,充當教室時講課的聲音總會傳到走廊上。她們兩人只是緊扣雙手,靜靜在月光下跳著三拍子的慢舞。她們繞著空曠的房間踏步,蒼白的月光照在加賀側臉上,隨即又轉進陰影裡。但就一瞥,她知道加賀閉著眼睛。

  她沒看見舞的開頭,也尋不著結尾。那舞像要持續到永遠一般,因此她沒看完便走了。她爬上床闔眼,腦海裡浮出她們共舞的樣子,加賀的手擱在赤城的肩胛骨處,前踏、跨步、併步、後踏,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黑暗籠罩舞池,僅她們倆踏足處有小塊圓形亮區,舞台燈一束,光裡滿是灰塵。赤城一頭長直黑髮在光裡模模糊糊,披到左胸前,不讓加賀手壓住。瑞鶴發現她們根本沒數出拍子。

  她不知道自己如何逃出無盡重複的畫面進入睡眠。但她記得那晚夢見看加賀和赤城跳舞,跳著跳著赤城忽然不見,換她到赤城的位置。她心慌意亂,聽不清加賀教她數拍,每一步都踩到加賀,加賀最後放開手,她的握持僵硬懸空。不過加賀沒有生氣,加賀表情平板但瑞鶴想她大概沒在生氣,加賀在疑惑她為何學不會。所以她更慌,拼命流手汗,她不想讓加賀察覺,偷擦在背後裙襬上,但擦去又滲出更多。加賀示意要重新教她,她汗擦不乾不敢伸手,於是加賀說那別跳了,接著消失進黑暗中,而她動彈不得。

  事後想想,這是她暗戀加賀的時日裡做過數一數二差勁的噩夢。後來鎮守府辦舞會,舞會前夕,翔鶴姐教她跳華爾滋,她學著加賀把手放上姐姐後背,一步步數拍子,才知道壓根沒有夢裡那麼難。她很快把男方和女方的步法都練熟,自信滿滿想讓加賀看她跳舞的流暢姿態,到了舞會現場,加賀卻沒出席(赤城倒有,赤城甚至邀她跳舞,跳完還稱讚她跳得好)。再更後來她和加賀交往,加賀在她身邊,笨拙地與她交換擁抱和親吻,但她吻加賀時偶而睜眼偷看,看到加賀閉目垂下的睫毛,便會憶起加賀赤城一同跳舞的場景。

  她想跟加賀跳舞想得要死,不敢說。解決秋季集結的深海棲艦後就要入冬,舞會將至,她連加賀今年去不去都不知道。好不容易趁某天經過牆上公告,偽作雲淡風輕問加賀,加賀小姐今年要去舞會嗎?

  是妳想去吧,加賀說。瑞鶴覺得自己被看得透徹,加賀輕輕一碰自己所有零件就分解攤在她眼前,無從遁逃、無處躲藏。事已至此,瑞鶴乾脆豁出去破罐破摔,問她說:沒錯,加賀小姐願意跟我一起去舞會嗎?加賀反而沒料到這一著,好久才說可以。瑞鶴聞言,那些和加賀共舞的想像一口氣全爆出來,她終於可以和加賀跳舞了,跳完還可以趁機在昏暗的舞池裡偷親加賀。小心別被發現就好。

  加賀沒有看她。她說,妳今晚九點到我房間。先練習。



评论(2)
热度(6)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