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鴻四 這樣就好了

//超短

//其實還沒理出鴻鳥和四宮的確切狀態,但如果沒交往的話,鴻鳥側大約如此

//想表現出我因你自虐的姿態而愛上你,卻因愛上了你而心疼你傷害自己的矛盾感




  假如要定出鴻鳥櫻對四宮春樹感情越界的確切時間點,那答案絕對只有一個——五年前,四宮身上被套上枷鎖的那個夜晚。那天深夜,他和四宮坐在醫院昏暗的長廊上,四宮哽咽著懺悔,他無法給予任何安慰,只能言不及義地說些毫無幫助、四宮也聽不進去的話。因為他腦袋全在想,這個人怎麼能這麼純粹這麼美。

  他想如果說他愛四宮,大概是愛他為了他人,而不斷折磨自己的姿態吧。醫者總有必須面對自己無能的時刻,在他看來,像四宮那樣毫不逃避的人實屬少見。四宮不僅不逃避,甚至會狠狠迎上去,撞得遍體鱗傷,然後再告訴自己,這就是報應。他連為了他人丟棄自我這種事,都會說成一己之私。

  鴻鳥不能阻止他。他不能代替他去贖他的罪即便旁人認為那不是罪。他也是醫生,他了解,他也在他自己的沼澤,他沒有餘力拉他出來。他僅能旁觀四宮自傷,然後在四宮強撐的外殼徹底崩毀時,握住他顫抖的指尖。

  鴻鳥能做的最多到這裡。一開始他因四宮自虐的樣子而動搖,現在卻矛盾地在四宮露出笑容時感到安心。他不曉得這能不能算是愛,但是這樣就好了,誰都不需要覺得虧欠誰,誰都不需要再去承擔無謂的重量。

  他和四宮背負的十字架已經夠沉重了。


评论(3)
热度(7)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