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鴻四 沒什麼

//臺版漫畫出太慢了所以是日劇設定

//老夫老妻不好好講話整天在那邊眉來眼去實在很難寫(怒)

//好喜歡四宮叫鴻鳥名字,想聽鴻鳥叫四宮名字

//四宮裡面的人好萌



  四宮從值班室床上醒來時,便看見鴻鳥低頭望著自己,滿面笑容。他驚愕地坐起,身體緊貼著牆,一臉警戒。見他如此,鴻鳥仍笑著,歪歪頭,似乎想問他怎麼了,四宮卻分不出他是不是真的在疑惑。

  「發生什麼了,櫻?」

  鴻鳥搖搖頭。「不,沒事。」

  「沒事的話就不要在那邊看。床給你。」四宮撥開身上的被子準備下床,手冷不防被鴻鳥壓在床上。四宮緊張地環視一周,見四下無人,才稍稍放下心來。

  「這裡是醫院。」他低聲說,試圖縮手,然而手被鴻鳥握得死緊,只得作勢掙扎兩下。「放手。」

  鴻鳥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手。四宮跳下床,把床位讓出來。他原本打算直接離開,欲關上門前,發現房裡的鴻鳥沒有躺下,反倒直直看著他。

  於是他又回到休息室。「到底怎麼了?」

  「不,沒什麼。」鴻鳥嘴上說著,視線依舊盯著他不放。四宮看見他濃重的黑眼圈,轉身走到床邊,一把將他推倒在床上,抖開薄被,嚴實地蓋住他。

  「你先睡覺吧,有什麼事我會叫你。」他安頓好他,再次轉動門把。

  「吶、四宮。」

  四宮因鴻鳥的聲音而回頭,還沒反應過來,鴻鳥已經離開床,貼到他背後了。鴻鳥的手緩緩自後方環上他的肩膀,他僵硬了一下,沒有反抗,輕輕鎖上了門。門鎖上的瞬間,他聽見鴻鳥輕笑出聲。

  「說了這裡是醫院了吧。」他話語中的尖刺被拔去,取而代之的是無奈,且柔軟得全無責備意味。

  「借我靠一下就好。」

  四宮聽出鴻鳥的疲憊,也就任由他了。鴻鳥冰冷的頭髮貼上他的臉頰,四宮聞到沾黏他髮梢的雜沓氣味。他感覺鴻鳥身上的重量一下子全壓上來,有點重,但他沒有抱怨,只是閉上眼,安慰一般慢慢握住他的手指。在四宮被鴻鳥抱住的時間裡,除了鴻鳥逐漸溫暖的指尖以及他規律的呼吸,一切宛如全靜止了。


  「好了。」不久四宮肩上的重壓消失,他轉頭看,鴻鳥向他投以一個燦爛的微笑,然後乖乖鑽進被窩。他鬆了口氣,打開門鎖,離去前看見鴻鳥從棉被裡探出的笑臉。

  「謝謝你,四宮醫生。」鴻鳥一雙眼睛笑得彎彎的。

  「沒什麼。」四宮聞言,便關上門,一邊往工作崗位去——


  一邊盡力不讓任何一絲喜悅自嘴角敗露。





评论(2)
热度(5)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