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一

  彭重喬的家教兼職已經開始兩個月了。他每去一趟家教,就更感受到機車的重要性——他正是為了買車而找工作的,然而家教缺實在難找,他投了好幾封履歷,不管學生是男是女,統統毫無回音。履歷表上確實沒寫性別限制,但是家長看到是男學生,一定就先篩掉了吧,他恨恨地想。什麼社會。

  八月初他終於找到現在這個家教。時薪優渥,教升高二女中學生,預計念文組,但想加強物理化學。他收到讓他到家試教的電子郵件還奇怪家長是不是腦袋壞掉,怎麼敢放女生一個人在家給男大學生教,一般家長不都預設男大生精蟲衝腦嗎。

  想歸想,他還是去試教了。女學生不算難相處,就是普普通通女高中生,但不是會崇拜大學生的那種,反而是講話直接到有點刻薄的類型。他試教第一天問她,妳爸媽怎麼敢讓妳給男老師教啊,我之前投履歷的看到是男的都直接把我刷掉。她回答說,因為要自重吧。

  彭重喬聽了一凜。自重,他從第一天就被放話要自重。之後他確實很努力自重,小女生意外很好教,理科好到不像文組,後來知道是想讀財金,怕學測掛掉才請他的。而且個性直來直往,相處起來十分輕鬆,沒給他亂想的餘地。一切都好,唯一的缺點是,她家離學校實在太遠了,而他沒車。

  要是有車就好,但他沒車,所以才要家教。他只好認分搭公車去她家,然而那公車實在很差勁,每五十分鐘一班,又剛好對不上整點,他都得找地方打發時間,例如說去超商點一杯冰沙吸完剛好去教之類的。有點麻煩,但沒辦法,他實在找不到比這更好的職缺了。

  因此他才會在超商裡又看見那個人。大約一百七十幾公分高,清瘦白皙,乾淨打扮,氣質陰柔的黑髮美男子,甚至到了妖豔的地步。彭重喬不曾想像這個形容詞會用在男性身上,但這是他對那男子長相的第一感想。

  初見他那日天氣炎熱。彭重喬準備進店門時與他對上眼,他視線如羽毛輕輕掃過,他看見他上挑的眼尾,腦袋裡兩個字自動跳出來。妖豔,妖豔至極。眼神是冰冷到即使身在溽暑仍能將人凍結的眼神。害他那天根本忘了買冰沙,都在看他。

  男子每隔數十秒就看一次時間。兩點四十九分開始收東西,把飲料的罐子丟垃圾桶,五十分準時踏出店門。彭重喬觀察一個月都是這樣,準確到像機器。那男子總是比他早到,坐靠窗那一排,邊吸飲料邊看手錶,不然就看窗外,壓五十分線離開。

  他教完回程搭車也會看到他。班次太少了,他們搭回程時間剛好一樣。那男子會晚他一站上車,坐到大學門口和他同站下車,轉進校門口隔壁巷子裡。他本想實在太剛好,後來在學校化學館看到他,方知道是同校學生。他使用幫室友找正妹不知何時練就的肉搜技能,搜出那男子身分,化學系大四蕭博儀。他臉書好友才一百多個,和他共同好友兩個,塗鴉牆荒廢沒在用,連朋友生日祝福都沒有,只有幾張被標註的相片。

  他做完這件事之後自覺太變態,到底在對一個男的做什麼啊,對方還是學長。之後那禮拜他去超商時坐得離他特別遠,一起搭車的時候還刻意坐比他後排位置,坐到學校,等他從前門嗶卡下車自己才鬼鬼祟祟從後面門下,看他低頭進入小巷的背影,猛然驚覺,以蕭學長窗外和手錶的窄小視線範圍而言,其實根本不會看到自己嘛。


待續


标签: BL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