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赤←加賀

  加賀才躺上床,就聽見赤城躡手躡腳地接近床鋪的聲音。她翻過身,赤城正小心翼翼地踮著腳尖走路。

  赤城看到她投來的目光,笑得有些抱歉。「抱歉,加賀小姐,吵醒妳了嗎?」
  「沒有,我還沒睡。」加賀坐起身。「不過赤城小姐澡洗得有點久呢。」
  「剛剛入渠太舒服,一不小心就泡太久了。」
  「是嗎。那洗完澡就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晨練。」加賀說完,便躺回床上,面對牆壁準備睡下。「赤城小姐晚安。」

  赤城半坐上加賀下鋪的床墊,俯身輕吻一下她的髮鬢。「加賀小姐也晚安。」

  加賀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張開眼睛,看見赤城的臉離自己好近。她感到臉頰發燙,好像除了被無限放大的心跳聲,什麼都聽不見了,整個意識彷彿都要被吸進赤城深邃的棕色眼瞳之中。

  她聽不清楚赤城說了什麼,只能愣愣地辨認著她的嘴型,但過熱的腦袋卻當機一般,怎樣都無法從嘴型理出赤城方才說的話。

  加、賀,是在叫我的名字嗎。她全身僵硬地思考著,冷不防赤城的嘴唇貼了上來,她被親了好一陣子才回神,紅著臉使勁推開赤城。

  加賀小姐露出這種表情的話,我很難辦啊。她辨出赤城剛剛這麼說。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加賀微喘道,臉上還是一片飛紅,眼神卻有些冰冷。
  「對不起。看到加賀小姐這樣子,實在忍不住。」赤城語氣帶著歉意。「因為……我喜歡加賀小姐啊。」

  真的嗎,加賀聽見自己這麼問。她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像個蠢蛋。
  「當然。」赤城笑著抱住她。「所以,要繼續嗎?」赤城溫柔地附在她耳邊問。

  加賀沒有回答,只緊緊地抱住赤城,然後用力回吻了她。


--



  一如往常,加賀被刺耳的鬧鐘鳴聲吵醒,夏天的陽光亮亮地曬進她和赤城的房間。她攏了攏睡亂的頭髮,下床準備梳洗參加晨練。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心裡沉沉的,也許是昨晚做了什麼夢的緣故。

  但那夢的內容,卻怎樣都想不起來了。

评论
热度(6)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