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短篇 演戲

  陳無言地看著蜷縮在椅子上的任。任抱著膝蓋生悶氣,死命咬緊下唇,僵持好久才瞥她一眼,眼裡滿是怨懟。許是見著陳僵硬的表情罷,任馬上轉頭回去盯著牆壁,嘴唇咬更緊,全身卻忍不住開始顫抖。

  「小任。」陳向她靠近。聽見陳的聲音,任終於爆發般痛哭起來,尖利的哭聲讓她覺得自己彷彿被無數細小的銀針刺穿。

  「陳蕙雯。妳怎麼不快滾。滾出去啊!」任抽噎著斷續說,陳聽見她鼻水倒流入喉的濁音。任說完又大哭起來,較方才更潰堤的哭法,陳無計可施只好繼續沉默。直到任哭聲漸歇,場面回到最初狀態,任小小聲啜泣,順手抓旁邊衛生紙擤鼻涕,動作流暢到陳覺得一切任根本都排練過。

  「反正妳也不愛我,留在這裡幹嘛。」任說,低頭沒看她。陳想,這實在太像台詞了,也許言情小說或者俗濫偶像劇的。她一向不看那些,但她知道現實生活中大概沒人會理所當然地說出這種話。真像在演戲。

  但她必須陪她演。「我沒有不愛妳。」她盡量讓自己語氣和緩一些,展現最大誠意勸慰。

  任瞪她一眼,繼續掉眼淚。「妳騙我。妳根本、就不愛我。」

  不愛妳誰要在這裡陪妳瞎耗。陳幾乎要脫口而出,但她沒有。「我剛剛真的只是手機沒電而已,不是故意漏接妳電話的。」

  「沒電沒電,每次都沒電,妳是不會帶行動電源出門嗎。」任恨恨望向她。「乾脆下次把妳手機摔爛算了,剛好換一隻有電的。」

  陳看她似乎平靜了些,從背後環住她的頸子,貼上她耳朵好聲好氣開口。「好嘛寶貝,下次會記得帶的嘛。這次是我錯,給妳揍好不好?」

  任忍不住破涕為笑,作勢要掙脫她。「誰要揍妳。妳閉嘴很無聊沒有人要揍妳。」她推開陳湊近的頭。

  陳放開她,作秀般大聲喊起來。「唉唷妳看是誰不愛誰啦,抱一下就討厭得要命喔。」

  「妳真的好煩。」任抹掉眼淚咯咯笑,然後在聽到陳死皮賴臉地靠近說我愛妳的時候,重重捏了她手臂好大一下。

标签: 百合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