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短篇 補妝

//人名苦手只好用AB代替


  從早上九點到現在,A已經聽了同一首歌幾十遍了。她通常無法忍受如此,照理說同一首歌聽上五次她就要抓狂的。然而她今天卻絲毫沒有取下耳機或點滑鼠換首歌聽的打算,僅任耳罩式耳機裡女歌手甜美高亢的歌聲在她耳中黏膩發爛。她記得之前有人說過,會把同一首歌無限循環的人一定是神經病,而她想自己現在大概就是。

  從九點B開始打扮她就醒了。B今天要參加的場合三個月前就訂好,馬虎不得。雖說衣服前一天晚上B就挑好,但她不常化妝,為了找用具,一大早便緊張兮兮地翻箱倒篋起來。A就是看著,也不幫她找。她比她更不化妝。但B在吵她又睡不著,只好起床開電腦連續點了兩小時遊戲,不斷讓螢幕上特效折射進她厚重鏡片,最後炸裂開來。

  她依稀聽見耳機縫隙間傳來B叫她的聲音。拿掉耳機轉頭,打理好的B拎著兩條細墜鍊站在她面前。

  「妳覺得配這條天鵝的還是花的比較好?」B問她。
  「妳比比我看啊。」

  B順從地把兩條項鍊解開,繞過頸子比劃給A看。A皺眉,她正覺得這兩條搭配起來都不足,才想起B沒拿出她最愛的那條項鍊,想叫她去拿,卻又在開口的前一刻收住聲。

  「天鵝的。天鵝的好一點。」
  B戴上那條天鵝的項鍊。「那就這樣喔,沒有什麼奇怪吧?」她在A面前轉了一圈,A打量一番,搖搖頭。
  「外面雨很大妳記得拿那隻大傘不要淋濕。」
  喔。B回她,邊把腳套進高跟鞋裡。她想,B在雨天選這鞋子,被泥水濺髒了不就糟了嗎。

  B穿好鞋,發現A正盯著她發楞,忍不住笑。「是多久沒看我化妝,這麼稀奇嗎。」
  A這才直視B化好精緻妝容的面孔。她仍舊是那麼美,A想,同時不禁悲傷起來。B要去相親了啊如此美麗的B,她曾一度觸及卻在某個瞬間距離又變回無限遙遠的B啊……她們畢竟不是不相愛的,她是不是該要她留下來不准她離開,或者對她說如果妳堅持要走最後就吻我一下這樣的鬼話呢。

  B喚她。A無法測量她語氣裡的溫柔,她簡直要被那溫柔給溺死。
  然後她看見B貼好的捲翹睫毛輕輕垂下。

  「接吻了的話,就要補妝了啊。」

标签: 百合A與B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