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瑞加賀 瑞鶴改二甲紀念賀文


//感情變好了但還沒交往的狀態


  加賀走近碼頭,眺望遠方的冬季天空。已經好幾天沒看到太陽了,天空始終灰濛濛一片,腥鹹海風呼呼吹,氣溫極低,但幸好沒有下雪。下雪的話,出擊就麻煩了,加賀想。瑞鶴這幾天不斷被提督指派出擊,說是要提高練度以進行裝甲空母的改裝。需要很高的練度呢,瑞鶴告訴加賀,那時提督苦笑著對她說,最近幾天先辛苦你一下,等到能夠改裝之後就能先休息了。


  喔,那樣妳就是鎮守府裡練度最高的空母了,加賀說。瑞鶴急著解釋,說她不是那樣的意思,並不是故意提起這個的,縱使如此,兩人還是尷尬了一陣,還沒解開,瑞鶴就被提督編入出擊的艦隊,密集提升練度去了。


  加賀明白,自己並非存心和她吵架,只是聽到瑞鶴真的要超過自己的時候,不知怎地就害怕起來,害怕瑞鶴再也不追在自己身後了。作為前輩還這樣鬧彆扭真是難看,她心想,即使瑞鶴不再追著自己的背影,那也無所謂不是嗎,只不過回到從前不在乎她的時候而已。然而,每當她想到這邊,都覺得相當不快,連自己也無法釐清為什麼,只能暗暗期待瑞鶴改裝完之後,她所害怕的事情不要發生。


  加賀又望了望天空。她算算瑞鶴出擊的次數,練度也差不多該到了,不久後應該就會下雪,還是在下雪前回來才好。依提督習慣,大概從碼頭上岸之後就會直送工廠改造,姑且傘和圍巾都先帶了,等會她上岸,就陪她去工廠,然後在外面等著吧,不然改裝完就被雪花灑得滿頭滿臉,多狼狽──不,不只是這樣而已,也許從碼頭到工廠的這段路是她最後一次當瑞鶴前輩的機會,之後就連連繫都不會再有了。


  如果是這樣也就罷了。加賀吐出一口氣,水氣在空中凝成白霧。雖然戴著手套,她仍覺得雙手在海風裡刺骨地凍。反正是最後了,再待一下也沒有關係‥‥‥她如是想,繼續凝視著遠方的海面。


  然後加賀聽見後面有人叫她的聲音。她轉頭,看到背後是穿好全副新裝的瑞鶴,忍不住吃了一驚。


  「改裝完了?」加賀問。

  「嗯,變成裝甲空母了。新衣服適合我嗎?」

  「還可以。不過妳不冷嗎。」

  「不,一點都‥‥‥哈啾!」


  這不是很冷嗎,逞什麼強啊。加賀在心裡暗暗吐槽,順手把圍巾圍到她脖子上。同時她瞥見瑞鶴髮梢上沾了雪花,才發現雪已經開始下了。她撐起傘,把瑞鶴罩進傘下。


  「趕快回宿舍。」

  「嗯、那個,加賀小姐‥‥‥謝謝。」瑞鶴的聲音細得幾乎聽不見。她深吸一口氣,有些靦腆地向加賀說。「雖然我已經改二了,果然還是沒辦法像加賀小姐一樣當個溫柔的前輩啊。」

  加賀遲疑一下,才釋懷而淺淺笑了。「葛城不是很仰慕妳嗎。這樣已經夠了。」


  才不夠呢,她聽見瑞鶴嘀咕,這樣我一輩子都追不上妳啊。

  「那好。想要練習的話,就從負責撐傘開始吧。」加賀把傘塞進瑞鶴手中,無視瑞鶴的抗議,愉快地邁步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3)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