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大北 這樣地愛著妳

//大井親的深海棲艦化是用雷巡チ級當範本


  北上從岩灘上醒來後,便發現正上方有一台深海棲艦正直勾勾地盯著她不放。她當下其實沒有任何關於自己安危的擔憂,只想著,喔,這到底是原本的世界還是死後的呢。如果是死後的世界,也不需要擔心什麼深海棲艦了吧。

  那隻深海棲艦並沒有發動攻擊,只是靜靜地看著北上,濡濕的漆黑髮絲一綹綹沾在肩頭,涔涔海水自她蒼白身軀上滴落。北上看見她破碎面具後眼底紅光熒熒搖曳,身體雖然滿佈傷痕卻十分美麗——北上不由得想起大井,如果大井親那天有回來,自己看見的也會是這樣的身體吧。她忍不住伸手去碰,棲艦的皮膚濕滑冷涼,但她覺得,觸感跟大井好像。實在再像不過了。

  她不禁想起曾經耳聞,說深海棲艦是由沉沒艦娘化成的傳言。對此她沒有任何想法,只是想也許有誰聽了會覺得難受吧,例如提督啊,或者那些內心脆弱的小驅逐艦。但那種心情於她是無關的,畢竟對於莫名背負上沉重宿命的存在,即使在命運上多加一點世界的惡意也毫無差別。

  她覺得大井也會這麼想。但她告訴大井之後,大井的反應竟出乎她意料之外。是這樣嗎,她記得大井似乎有些驚訝地如此回答,雖然臉上仍是一副全然無謂的神色。她正想說些什麼,大井卻突然緊緊地抱住了她。

  「這樣很好啊。」大井說。「即使我被擊沉了,也能夠回來找妳呢。」
  我和妳約定吧。就算我被擊沉,也一定會再來見妳的。她記得大井看著她的眼睛這麼說,然後把頭埋到她的耳邊,蹭上她的髮鬢,輕聲說道。

  「因為我是這樣的愛著妳呀。」

  她記得當時全身觸電般的感受,大井的鼻息吹在她耳畔,讓她彷彿連腦幹都要酥麻。而今這種觸電般的感覺又再次侵襲而上,她看著面前棲艦被面具覆蓋的臉,因拿慣武器而無贅肉的上臂,襯托胸型的黑色緊身短上衣,一切都讓她想起大井。

  即使變成這種樣子,妳也還是回來找我了嗎。她輕輕拿下她臉上面具,看見她露出的右臉長滿怵目驚心的傷疤。

  然後她看見棲艦右眼流下淚水,劃過頰上歪斜的新肉。她心疼地拂去她臉上的淚,沒發現自己眼淚也沿著側臉潰堤。她坐起身來將她擁入懷中,手指梳過她糾結的髮,輕撫她濕冷的背。別哭啊妳不是找到我了嗎,我就在這裡,我就在這裡喔……大井親。大井親還是一樣可愛,還是跟從前一模一樣呢。

  棲艦聲音難辨,她卻確定是在叫她的名字。於是她更用力抱住她,棲艦冰冷身上有撲鼻海水腥味,卻依然讓她如此愛憐。她的大井親就在她懷裡呀,她朝思暮想以為再也見不到了的大井親,真的回到她身邊了。

  她捧起她的臉頰,低頭深深一吻。北上感覺她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又顫抖著哭了起來。她湊到她耳邊,輕輕喚她。

  大井親,大井親。我也是這樣、愛著妳呀。

  末了她看見棲艦全身發出微光,身形逐漸淡去消失。北上小姐,她清楚聽見大井叫她,語尾卻被驟起的海風掩過,只留下幾個破碎的音節。

  但她明白她想說什麼。她真的明白。

评论(2)
热度(5)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