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圓←焰 非夢之夢

//借用了劇場版的意象


  (妳說妳會永遠陪在我身邊。然而,在無盡的宇宙中,身旁沒有我的妳,為何不曾感到寂寞呢。)

  曉美焰做了一個夢。

  不知怎的,她清楚這是個夢。夢中,看不見盡頭的原野上,遍布無數白色雛菊,沒有風,也沒有聲音。她彎下腰,墨綠葉片掠過她穿著黑色菱紋褲襪的腿,而後她白皙右手拂上莖梗,花瓣隨之顫抖。

  濃香襲來。她深吸一口氣,向後仰倒在花叢中。鈷藍色的天空乾淨過頭了,連一絲雲也沒有,遂顯出一種逼人的寂寥,逼得她又不得不去想——小圓畢竟是不在了。即使自身歷經怎樣的輪迴,她依然為了所有人的幸福遠去,只留下曾屬於她的的豔紅髮帶,連存在的記憶都僅餘自己一人擁有,是真實或幻想也分辨不清,更無從確認了。

  願望已經無法實現。妳拯救了世界,那誰來拯救妳,誰來啊。為什麼妳還能笑著說說妳不寂寞呢,沒有了我的妳為什麼不覺得寂寞呢。妳曾經說過,我是妳最好的朋友,為何卻從此頭也不回地消失了呢。

  即便在夢中,妳也沒有再回來過了啊。她闔上眼,在眼前描繪小圓的身影,褐色皮鞋、被白長襪包裹的纖細雙腿,合身的制服上衣和短裙(轉身時會歡快地掀動成弧),紅緞帶束齊粉色髮絲,甘菊香氣和臉上柔軟微笑混合一起,輕淺咬字總是和著氣音……

  「小焰。」

  她驀地睜眼,起身張望,突來一陣暖香和風拂過面頰,恰似小圓指尖的溫度。她輕觸自己冷而乾燥的臉,卻一絲暖意也沒有附著上去,僅鮮紅髮帶在風中被吹得飛起。

  這世界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哪。她不自覺眼眶淌下溫熱淚水,液滴折射天空顏色,深藍水珠掉落地面痕跡被深褐泥土吸收乾淨,瞬間成片雛菊枯萎凋零化入泥土,濃綠新芽竄出抽長花苞綻放,竟替了整原野穠豔血紅的石蒜。她獨自默默看群花搖曳,天空被染作混濁的紫黑。

  之後夢境被收起。她在床上清醒,沒有睜眼卻清楚地知道,在終末來臨前,小圓都不會再回頭了。


评论
热度(4)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