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秋←博 天生差距

  自栗山未來出現伊始,名瀨博臣便明白自己永遠無法成為神原秋人身邊的人了。如同後宮向輕小說情節,原本身邊偷偷喜歡主角的人終究比不過轉學來的、從天而降式的小妖精,況且栗山是正中神原秋人喜好紅心的女孩子,屬嬌小可愛、有點脫線的彆扭學妹系,重點是戴起眼鏡來萌得不得了,存在威脅性幾乎直逼核武。

  再說,自己是個男人。天生差距啊,他不禁想,要是自己是個女孩子會怎麼樣呢——泉姐應對方式大概比照對待美月吧,不過可以名正言順跟美月一起買內衣甚至洗澡,想想真令人把持不住——

  說笑的。自己心裡也清楚,喜歡就是喜歡了,不論性別,神原秋人的那份感情還是給栗山未來,自己丁點沒有。現在很好,假好友之名行暗戀之實,時不時蹭兩把腋下權充普通玩笑般性騷擾,沒人知道他藏掖什麼小心思。

  不不,連這也是自欺欺人啊。美月不知多少次嚴肅訓他,哥哥你不要再白費功夫了,明明是名瀨家長男還這麼任性。他嘴角輕揚淺笑,四兩撥千斤回答千篇一律,美月如果每天都溫柔的叫歐尼醬起床的話就考慮看看囉。

  去死,到最後看你怎麼辦。美月長髮一甩離去,他沒戳破可愛妹妹努力也同樣徒勞的事實,捨不得。況且早收不回來了,他清楚得很。自某年某月某天星火初燎,事態演變至今,心中大片空虛焦土只餘愛之殘燼,沒得燒了自己還會手賤加乾草上去。

  自虐一樣。看到眼神聽到聲音都是精神凌遲,被殘酷而尖利的「不可能」,割下刀刀劇痛卻不見血。實在忍不住癮頭發作就壓好臉部表情把手伸進去,真冷喏。

  雖然秋人是對他溫柔的。兩人獨處時秋人看他眼神平靜抽離感情,盛住的卻是心疼。放棄我,他知道他隱忍沒說,可是這種事情不像擊殺小妖夢般乾脆,反而像神原秋人體內境界的彼方,就算拼命戰鬥也只能眼睜睜見其無限再生。這點上,名瀨家雖是名門,終究比不上栗山未來一脈繼承下的血緣。

  但也好。不必努力也好,那可辛苦了呢,他想。
  痛而且冷哪。

评论(10)
热度(19)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