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鴻四 最近好嗎 下

//原題:喂(もしもし)
//抱歉之後可能會再修

3.

  四宮春樹發現赤西吾郎似乎在通往庭院的拉門外鬼鬼祟祟做些什麼。他把拉門拉開一條縫,聽見吾郎低聲講電話。吾郎現在住他家。「四宮醫生跟之前差不多。啊,不過,今天又有阿姨偷偷問我他有沒有女朋友了。」吾郎說。四宮聽到他提及自己嚇了一跳。他來不及推測這傢伙在跟誰八卦,一個名字便鑽進耳朵。

  「要是鴻鳥醫生想知道四宮醫生的情況,不是可以打電話直接問他嗎?」
  四宮聽不到電話那頭漏出的任何一點聲響。
  「這麼說也是。那我先掛了,要是被四宮醫生聽見就糟了。」吾郎掛上電話準備進屋,還沒轉身,四宮便嘩啦一下拉開門,目光冰冷盯著他瞧。
  「已經聽見了。誰讓你在那邊說多餘的話。」

  吾郎本來做好被罵的打算,四宮卻不像他預期那麼生氣。他看四宮沒有要繼續罵下去的意思,壯了壯膽,小心翼翼開口問了困惑已久的問題。
  「難道四宮醫生過來這邊之後,都沒有打電話給鴻鳥醫生嗎?」

  四宮的視線掃過他。「你來那時候打過一次。何況他也沒時間接電話。」四宮下意識辯解,然而說起來連自己都心虛。

  「可是這樣很奇怪不是嗎?」吾郎單純地發出疑問。「明明鴻鳥醫生跟四宮醫生那麼熟了,卻不直接通電話就好,還要透過別人、才能知道對方的消息。」吾郎低頭思考,兩隻食指比成一的手勢,在胸前靠近又分開。

  「鴻鳥醫生這樣子,簡直就像……分手後還想關心的前男友一樣嘛!」他因為想到這個完美的例子而興奮地抬起頭,迎接他的卻是四宮難看的臉色。
  「不要多管閒事。」四宮丟下一句話,咻地拉上拉門,門狠狠撞在門框上發出巨響。

  瞬間吾郎察覺自己說錯話,但腦中仔細思考過兩輪,才發覺會因為這樣的例子生氣更是不對勁,簡直像踩到四宮痛腳似的。他看著四宮的臭臉,回憶他和鴻鳥先前的相處模式,心頭慢慢導出了一個令他難以置信的明確結論。

  「難道真的是前男友嗎……」吾郎看著緊閉的門,忍不住小小聲脫口而出。


4.

  四宮在回房間的路上後悔,剛才的反應實在太好懂又太幼稚了。他知道吾郎沒有做錯什麼,要是自己不心虛,壓根不會露餡。而且吾郎說的句句在理,以朋友而言,沒事不特別聯絡也就罷了,刻意不聯絡或想知道近況又不聯絡本人,以吾郎的角度來看,確實過度迂迴了吧。雖然他們本來就不是會時常聯絡的人,先前鴻鳥去小島的時候也沒特意打電話給他,這次也……不對。自他們認識以來,從沒像這次一樣分開那麼久過。而且一別離,很可能就是永遠了。

  四宮突然發覺,要是他真不聯絡鴻鳥,他們之間有很大機率就會斷了。他知道鴻鳥的關心本來就會繞過本人旁敲側擊,要是他不主動,八成十年都跟鴻鳥說不到一句話。十年啊,他撐得過十年嗎?十幾年來,他們可說形影不離,現在一別十年甚至更多,就算可以藉此忘記感情,但難道同時自己跟鴻鳥不會變成陌生人嗎?四宮沒有天真到認為戀愛感情淡化的同時不會削減友誼,但當他強烈地體會到這點,不禁又軟弱起來。

  他躺到鋪好的被褥上,試著想像十年後的鴻鳥。他會比現在老一點,但想必不會老得太多,他和他的妻子一人牽著他們孩子一隻手朝他走來,他們看見他,鴻鳥向妻子介紹這是他大學同期。而他的妻子,那個也姓了鴻鳥的女性會笑著朝他點頭,鴻鳥抱起他的孩子說,跟四宮叔叔打招呼,那孩子肉嘟嘟的手揮著叫四宮叔叔,發音不太標準……而他孓然一身。他獨自站在那個地方看著作了父親的鴻鳥感到無比陌生。他無法觸及鴻鳥一家那溫暖的世界,用盡全身氣力也不能對那孩子擠出一個多好看的笑臉。

  他以為他可以心平氣和地接受這樣的結局。他在棉被上翻來覆去,最後還是受不了拿起手機,撥了電話給倉崎。他告訴自己,只是關心一下那邊的狀況,再以同期的立場禮貌性順口問問,並不是特別為了櫻。

  電話嘟嘟響。四宮翻起身坐好,倉崎接了電話。

  「倉崎,在忙嗎?」四宮問。
  電話那頭倉崎笑了。「友里香剛睡著,陪四宮醫生講通電話的時間還是有的。怎麼了?」
  四宮一時語塞,不知如何開口。倉崎像知道他開不了口,逕自說下去。「如果想問Persona的狀況,那一切都好。四宮醫生那邊呢?」
  「嗯,還行吧。」四宮心不在焉地回答。

  倉崎沉默了一下。
  「還是四宮醫生想知道鴻鳥醫生的近況?」四宮聽見她這麼問。
  「嗯,算是吧。」他低聲回應,剛才想的藉口說不出半個字。倉崎老早知道他喜歡鴻鳥,想辯解都辯不清。

  倉崎嘆口氣,沒給四宮聽見。「很好哦。最近還被講談醫大那邊的婦產科主任看上,說要介紹姪女跟他吃飯。他去了,聽說吃完飯女生很喜歡他,最近似乎會開始約會的樣子。」倉崎平舖直敘一口氣說完,語氣沒波動。四宮沒料到事情發生這麼快,一句恭喜梗在喉頭,發不出聲。

  「——四宮醫生想聽到這樣的答案嗎?」倉崎打斷他的沉默。

  「欸?」四宮搞不清楚倉崎想表示什麼。他依稀聽到倉崎嘆了口氣。
  「我是說,沒這回事。鴻鳥醫生確實有跟對方出去吃飯,不過後來拒絕她了。詳情我不清楚,不過聽其他人說,拒絕的理由似乎是工作太忙。」

  官方理由啊,四宮想。倉崎的聲音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又從手機裡傳出來。
  「所以四宮醫生就想這樣,不斷聽到鴻鳥醫生拒絕女生的消息,直到他哪一天答應了,才要死心嗎?」
  「並沒有。」四宮反射般回答,答完才發現倉崎一針見血。他不能否認自己聽見鴻鳥拒絕對方的時候,確實偷偷安心了下來。他不能否認自己一直以來確實苟延殘喘,過一天算一天,且該死地還想持續下去。

  「還是告訴你吧。鴻鳥醫生在四宮醫生走了之後,一直不小心叫出四宮醫生的名字。」倉崎語氣無奈。「而且他今天中午還買了果醬麵包,買完之後又不吃,就放在桌上。」
  「那又怎麼樣。」四宮勉強控制自己,不要一不小心把事情想得太美好。
  「鴻鳥醫生沒辦法接受四宮醫生不在啊。」連這都需要直說,倉崎真服了四宮的死心眼。「四宮醫生一直覺得鴻鳥醫生會結婚吧?」倉崎高高拋出一個問句。
    「嗯。」四宮回答,接得疲弱無力。

  「那四宮醫生有沒有想過,其實鴻鳥醫生根本就不那麼想結婚呢?」

  這句話像狠狠殺下來一球,砰地砸到四宮面前。不可能吧,鴻鳥說過他喜歡小孩的。四宮來不及回應,倉崎那邊早一步傳來友里香的哭聲。他趕忙叫倉崎先去顧小孩,倉崎從善如流掛掉電話。四宮被倉崎的問話一震,感覺內心堅守的部分被砸毀崩塌。他回憶離開前和鴻鳥談論結婚話題的情景。他們並肩坐在Live House的舞台上,鴻鳥說,我們總會有那麼一天的吧,那時他轉過頭,害怕看見鴻鳥的表情,只知道鴻鳥在笑。他以為那代表他所想像的將會實現,但現在回想起來,鴻鳥那天的話語,背後卻似乎藏著幾不可察的感傷。難道鴻鳥真的像倉崎所言,其實並不特別想結婚?那他渴望的家庭又要怎麼辦?他的家庭,他的希望……四宮腦中亂成一團。

  小松姐說要離開時的畫面猛然清晰起來。小松姐緊抱住他和鴻鳥,鴻鳥說,Persona就是我的家族啊。然後鴻鳥開心地擁住他和小松姐,他貼在鴻鳥胸口,感覺鴻鳥體溫傳過來。那時候他一廂情願想,不走不行,不走我只會阻礙你擁有真正的家庭,現在才察覺,鴻鳥其實貼著他的臉龐,輕輕地、滿足地笑了。

  所以,你認為我是你的家人,而拒絕接受的人,竟然是我自己嗎。四宮頓時被湧上心頭的痛楚刺得幾乎掉淚。


5.

  鴻鳥獨自坐在家中的單人床緣,掛掉手中電話,擱上床頭櫃。剛剛吾郎在電話裡問鴻鳥為什麼不自己打電話問四宮的消息,鴻鳥原本驚訝吾郎為何會問,想想又覺得理所當然。他很快告訴吾郎:因為四宮只會說沒事,問了沒什麼用。合情合理,吾郎接受,但他自己知道是藉口,真正原因沒膽深究。

  吾郎告訴他很多阿姨想幫四宮說媒。當然的,沒有人會想放過東京回來的產科醫生,況且四宮那麼優秀,溫柔的部分相處久了也容易了解。四宮要是知道了,想必會露出十分困擾的表情吧。鴻鳥掀起棉被縮進被窩躺好,想像四宮困擾的樣子就感覺想笑。可是不行啊,四宮也必須學著前進,年紀到了,該早點為自己打算。要是這麼告訴四宮,他一定會反問說,那你呢?

  在四宮面前的話他會對他微笑,不說出真正理由:在還沒忘記你以前,對任何女孩都太失禮了。明白自己雙重標準,忘不了還想逼別人早點忘掉,理直氣壯覺得早忘早點擺脫痛苦。鴻鳥一直知道自己的態度必然給四宮痛苦,可是他無法冒險。不敢冒讓四宮失去家鄉的險。如今木已成舟,無所畏懼僅剩下等待,等待四宮背對他去愛別人不再回來。

  不對,四宮還是會回來的吧。鴻鳥又往棉被裡縮了縮,心裡開始規劃四宮忘卻他的時程。首先感情淡化,再來四宮跟新對象相愛,最後他和他們相見,以多年好友兼同期的身分寒暄宛如彼此感情不曾越界……想到如此畫面,他心裡頓時抽痛起來,忍不住翻了個身。

  不可能。過程絕不可能那麼容易。十多年的情感可能輕易剝除,不帶任何沾黏嗎?四宮離去半年自己卻還沒習慣,四宮呢,那四宮呢?四宮在遙遠的山的那邊的海的那邊,難道就不會因為離別而痛苦嗎?即使所有進程如他所料,幾年後彼此重逢,四宮與他對話時勢必生疏,那樣仍然能夠算做從未失去嗎?

  鴻鳥想到這裡,把頭深深埋入枕頭裡,感覺胸口窒悶難以呼吸。像他預期一般,四宮自回鄉到現在,除了幫吾郎報平安以外,一通電話都沒有打給他。四宮確實打算忘了他。直到這一秒他才曉得,不論如何,自己都已從此失去了四宮。


6.

  鴻鳥站在醫院門口,對著滿臉喜悅的西山太太行了個禮。西山太太抱著嬰兒,微微彎下身回禮,抬起頭,明亮的眼中滿是笑意。而她平時不苟言笑,外表簡直像黑社會成員的先生,嘴角也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西山太太,恭喜出院。」鴻鳥真誠地感到開心。西山太太前一胎胎死腹中,這次能夠順利生產,他比誰都為她們高興。
  「我們才要謝謝鴻鳥醫生至今為止的照顧。」
  鴻鳥搖搖頭。「之後不管有任何疑問,也都歡迎聯絡我們。」
  「好。」西山太太憐愛地看了看懷中的嬰兒,然後又與身邊的伴侶對視,最後笑了出來。「真的很謝謝鴻鳥醫生。之前醫生有感覺到吧,我剛開始知道懷孕的時候非常緊張。」她望了望自己的丈夫,像是要取得繼續說的勇氣。她丈夫對她點點頭,她便接著說下去。

  「老實說不只是緊張而已。剛發現懷孕的時候,其實我很害怕。」她稍作停頓,吸一口氣。「因為之前明里離開了我們,所以我一直想,會不會又發生相同的事情……」她低下頭,瞬間彷彿沉入了悲傷的回憶裡。鴻鳥可以理解,她們夫婦失去前一個寶寶時的畫面歷歷在目,當時看著她悲痛扭曲的面容,他內心的自責現在仍記憶猶新。他也記得西山太太每次產檢的時候,聽見他說寶寶很有活力,內心放下一塊大石頭般的模樣。西山先生縱然沉默,可是幾乎每一次產檢都陪著太太,失去前一個寶寶的記憶對他們來說,一定痛苦得難以承受,踏進診間的每一步路,其中想必都是煎熬。

  見妻子難過,西山先生摟住了她的肩。西山太太握住先生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望向鴻鳥,眼裡再次充滿了希望。「可是後來我想通了,整天害怕也不是辦法。要是不敢承擔可能失去的痛苦,就不可能與現在的寶寶相遇。而且鴻鳥醫生每次都為我打氣,告訴我寶寶很有活力,幾個月聽下來不知不覺就充滿信心了。」她輕快地笑起來。

  「所以,小蛋糕的事情,真的很謝謝醫生。」她沉默一陣,整理好心情,低聲說。「還有明里的事情也是。」

  聽見這句話,鴻鳥眼眶一熱,說不出話,只能對夫婦倆再三搖頭。西山太太對他笑了笑,轉身進了糕餅舖的廂型車,滑動關上車門。鴻鳥佇立自動門外目送他們,直到再也看不見廂型車的影子,方才提起腳步進了醫院的自動門。

  他邊走邊回想剛剛西山太太說過的話。她們能得到今日的幸福,是靠著夫妻倆的努力和互相扶持,他只盡了棉薄之力罷了。西山太太甚至看得比他通透,剛剛西山太太的話語重重敲在他心上,她說,要是害怕失去就不可能和新的幸福相遇,而即便他反覆思考了十幾年,最後仍是因為害怕失去,而自顧自放開了四宮的手。

  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他坐上椅子,絕望地想。後方突然傳來倉崎的聲音:「什麼來不及了?」鴻鳥才驚覺自己剛剛不慎把內心的話說出口了。倉崎不打算問出結果,閒聊似地逕自岔開話題:「對了,昨天四宮醫生打給我問鴻鳥醫生的近況哦。」她拋下一句話,取了資料,風風火火不知往哪去了,留下鴻鳥呆滯原地,視線愣愣投向倉崎離去的方向,倉崎白袍翻飛。鴻鳥心中異樣的複雜情緒緩慢增幅,他花好久才分辨出來,大概是欣喜摻著一絲恐懼。

  所以還來得及嗎。


7.

  鴻鳥下班以後,終於下定決心打電話給四宮。打開手機一看,竟然有一通四宮的未接來電。看到那條訊息,鴻鳥微微顫抖。來得及,來得及。他撥出四宮的號碼,電話嘟一聲像在身上刺一針,刺了三針,四宮接起電話。

  「喂。」「我是四宮。」他們聲音撞在一起。不知怎地雙方都覺得好笑,不禁笑了幾聲。笑聲停下後,他們開口叫對方名字:

  「四宮。」「櫻。」又撞在一起。鴻鳥感覺安慰,四宮聲音透過電話變得低沉了些,但他叫自己名字那熟悉的發音方式一點都沒有變。待話筒那邊沉默一陣,鴻鳥再度開口:

  「最近好嗎?」「最近好嗎?」

  撞了第三遍。剎那之間,什麼離開不離開忘記不忘記,統統化作他們心中一股溫熱的暖流。他們再也按捺不住,隔著話筒,一起吃吃地笑了起來。



评论(3)
热度(31)
< >
沒有辦法手機驗證所以不能再發新文章與回留言了,謝謝大家一直以來對不成材的我的愛心與關照,謝謝您們。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