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鴻四 二季01妄想

//狂賀二季開播,小別勝新婚依然萌翻天
//隨便打打,相當於感想,希望別被打臉
//我覺得這對的萌有一部分建立在對彼此都很自私這點上,他們心疼彼此卻又無力、也沒有立場做些什麼,即使知道背負著罪惡感對當事人(可能)反而在另一種層面上比較好過,卻又不希望見到對方生活在痛苦裡面,這種本人也很清楚的矛盾真是超級萌



  四宮打開家門,看見鴻鳥站在門口。門口昏黃的照明光線被鴻鳥鬈曲蓬鬆的頭髮遮住,讓他半張臉籠罩在暗影之中,另外半張臉,則反射著黯淡的燈光。四宮從那半張臉上,辨出鴻鳥淺淺地揚起了嘴角,頓時心頭刺疼。但他沒有做出多餘的反應,僅僅把門推得更開,示意鴻鳥進來。鴻鳥把鞋子脫在玄關,跟四宮的鞋子擺在一起。

  「你吃過飯了吧。那洗澡之後床給你睡。」四宮說,走進房間拿出摺得整齊的睡衣,丟進鴻鳥懷裡。鴻鳥向他道謝後走進浴室,語氣疏離如同在醫院裡一樣。

  四宮坐在沙發上,聽著鴻鳥沖澡的聲音。他清楚地知道,這次輪到鴻鳥陷到沼澤裡去了。他們一向都只能看著對方,卻無力把彼此拉上來。他很想,但他知道他做不到,唯一能做到的只有看著鴻鳥而已,即使他根本不願意看見鴻鳥露出那樣的表情。

  鴻鳥很快沖完澡,穿上睡衣從浴室出來,領子沒翻好。四宮皺起眉,湊近去幫他整理領子。他很久沒靠鴻鳥那麼近了,鴻鳥身上的氣味混著他家沐浴乳的香氣,擴散進他的鼻腔。他理好領子抬頭看鴻鳥,鴻鳥笑了一笑,他想鴻鳥大概覺得他這舉動只是徒勞。然而下一個剎那,鴻鳥卻出乎他意料,輕輕在他額角落下一吻。

  那個瞬間,四宮覺得自己心中似乎有什麼潰堤了。四宮左手按住鴻鳥的肩膀,右手壓過他生滿粗糙捲髮的後腦勺,踮起腳尖報復一般死命地吻他。鴻鳥趁換氣的間隙把四宮壓到沙發上,單手靈巧地解開他睡衣的鈕扣。四宮雙手環住鴻鳥的頸子,往上發現剛理好的衣領又被壓皺了。四宮,鴻鳥趴在他耳邊喚他,聲音沙啞,滾燙的熱度抵著他的身體。

  一瞬間也好,忘了你所背負的那些吧。四宮在鴻鳥擁抱他的時候,忍不住自私地這麼想。


评论(17)
热度(27)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