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Life.

原創 痕 其九

  彭重喬獨自坐在速食店窗邊吧台上。原本這時間他該教小妹,但今天調課成上午,他下午沒事幹,在速食店解決午餐之後,就開始邊玩手機邊看窗外。

  從他教小妹以來,她從沒有請假或調過課。拜此之賜,他每週都有穩定的收入,也才能每個禮拜都見一次蕭博儀。然而上次上課,彭重喬剛踏進書房,在小妹面前坐定,小妹便看向他,嚴肅地說:「老師,我下禮拜日要改早上上課。學校要排球比賽。」她不打算給他任何商量的餘地。
  「喔好。」他答得乾脆。懂得高中班際比賽時瘋狂練球的狀況。
  「還有不要跟我媽媽講,她那天出差,知道又要碎碎唸。」
  「好啦。」小妹媽媽一向管教嚴格,小妹雖然物質生活不虞匱乏,生長在如此家庭,倒也不輕鬆。小妹見他露出理解的表情,才鬆了一口氣,打開課本,示意他開始上課。

  那是上禮拜的事了。今早上課,她一副興奮的樣子,大概跟終於能脫離她媽監控也有關係。還好今天天氣好,沒掃了她的興。他邊想,邊看窗外公車停下,那班車從他們學校開來。公車暫停再開,車身飛過去,留下一個人的背影,他認出來蕭博儀。

  原來他都搭前一班,難怪從沒遇過。彭重喬視力不錯,對面情況看得一清二楚。蕭博儀走進超商,好一陣子才拿著微波食品走到窗邊,坐在他習慣的位置上慢慢地吃,吃完把盒子丟了,又拿一瓶飲料插吸管喝。他看不清楚他喝什麼,不過照慣例,應該是無糖烏龍,而且他一定又在咬吸管。等等兩點五十他就要走了,要不要跟著看看他去哪裡呢……不對,這樣已經是跟蹤狂了吧。彭重喬試圖壓下這個念頭。

  不過真要說起來,從他決定在這附近耗上一下午,等著傍晚跟蕭博儀一起搭車回學校的時候,他的行為就已經跟跟蹤狂相距不遠了。這點彭重喬也有自覺,幾經思量,依然被自己的好奇心打敗。收斂一點就好,他想,稍微跟去看一下就可以,稍微看一下。兩點四十九分,他看見蕭博儀站起身,丟掉飲料空瓶,然後在五十分準時踏出超商大門。他不會看見我,彭重喬想,看他走離超商一段距離,急忙丟了垃圾跑出店外,過馬路跟在蕭博儀後面走。蕭博儀一路直走,走到下個公車站牌之前,才往住宅區的方向拐彎。彭重喬躲在巷口看,蕭博儀進了巷子以後,在一間房子門口停下來,按了門鈴,不久便被放進屋裡。

  彭重喬等了幾分鐘,確定蕭博儀已經進屋,才跑去觀察那房子。它只是一間很普通的透天厝,外觀還非常新。他開始猜想蕭博儀來這種地方的原因,依照他重視時間這點來看,應該不會是家人,並且時間又不長,去完之後他還會洗澡……是照顧老人家或者貓狗嗎?還是私人健身教室?或者,往更極端一點想,是在民宅舉辦的邪教集會,祈禱前得先淨身?或者,依照蕭博儀的美貌推斷,他根本被有錢的老傢伙包養了?

  不不,還是不要想這麼多了。彭重喬發覺自己腦中的想像畫面愈來愈不妙。他想起最近附近開了間百貨公司,裡面有遊樂場。去遊樂場玩個投籃機,大概就可以轉移注意力了吧。於是他往百貨公司走,進門發現人潮洶湧,好多群人擠在電梯前面,只好改搭電扶梯上頂樓。這間百貨公司有幾層電扶梯沒有直接銜接,害得他要在百貨公司裡繞來繞去。繞到倒數第二層,電扶梯又不直通,他認命看標示繞了半圈,才終於看到最後一層的電扶梯。他正要搭上去,卻突然在旁邊服裝店門口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他停下腳步,竟然是他家教的小妹。小妹和她的朋友兩人手挽著手有說有笑,讓他吃了好大一驚。在他印象中,小妹永遠都是冷冷的一號表情,他從沒見過她笑得如此開懷,如此像個符合她年紀的高中女生。

  他站在原地還沒反應過來,小妹就看見他了。她瞬間變回平時冷淡的樣子,狠瞪他一眼,急忙拉著同伴走遠。有必要這麼凶嗎,不過是說謊被抓包而已……也許正是因為說謊被抓包,怕媽媽知道的關係吧。不過跟她媽說也沒啥好處,而且這種事誰都做過,她實在沒必要這麼緊張啦。

待續

标签: BL
评论
< >
長門嫁艦提督。
Plurk: http://www.plurk.com/sw_fi_8018
< >
© That's Life. | Powered by LOFTER